环境与生活
首页栏目导读
停止半个世纪又点火 日本政府鼓励烧荒为哪般
发布时间: 2017-05-03 14:18:10   作者:特约撰稿 陈语甜(发自日本大阪)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摘要: “烧荒”被普遍认为是一种不利环保的行为,而以环保著称的日本,现在却鼓励该国熊本县的知名旅游胜地在春季进行烧荒活动

“烧荒”被普遍认为是一种不利环保的行为,会产生大量烟尘颗粒,降低大气能见度,损害人们的健康。印度尼西亚因烧荒引发的“烟霾噩梦”在东南亚持续了近20年,让新加坡等邻国叫苦连天。然而,以环保著称的日本,现在却鼓励该国熊本县的知名旅游胜地在春季进行烧荒活动,这是为什么呢?


草原烧荒防森林化

2月8日,日本熊本县阿苏山的代表性旅游胜地——草千里滨举行了烧荒活动,把阿苏山大草原上枯黄的山草烧成灰烬。当地的牧野联合会成员一边观察风向,一边将枯草点燃,火势渐渐蔓延开来,约30公顷的草原在一个多小时后化为一片黑色。

在日本,趁早春草木还未发芽的时候焚烧山野的枯草,称为“烧荒”或“野烧”。烧荒活动在当地已有千年历史,但草千里滨的烧荒活动因为人手不足等原因一度暂停,去年才重新开展,今年为第二次。

被称为“绿色之都”的熊本位于日本九州岛岛中部,高达63%的土地由森林覆盖,使得当地尽显绿意盎然的景色。阿苏山是熊本县一个活火山群的总称,因独特的自然景观、丰富多样的动植物资源,阿苏山地区于1934年被定为日本阿苏国立公园,阿苏国立公园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地质公园。阿苏山中五座最高的山岳被称为“阿苏五岳”。

鸟帽子岳是“阿苏五岳”之一,它的核心地带有一片广阔的草原——草千里滨,是火山口遗迹,呈四角形,中央有火山湖,时不时可以看到马儿在草原上驰骋,景色如牧歌般令人陶醉。草千里滨是阿苏山富有代表性的风景之一。

日本熊本县阿苏山的代表性观光胜地草千里滨是一片夹在火山群间的富饶草原,有放牧的成群牛马,外加美丽的绿草湖水,美得冒泡。


阿苏山水源条件好,牧草丰富,农耕和畜牧业都较为发达,是九州岛重要的牛肉产地,草千里滨则是当地农业、畜牧业发展的基础,也是当地旅游业的宝贵资源。草原对在阿苏地区生活的人们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资源,人们在草地上放牧、采草作为牛马过冬的饲料,用草给耕地堆肥。草还是重要的建筑材料,当地人过去常用来修葺屋顶。草原对于当地的动植物多样性保护和水土涵养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草千里滨草原上的蝴蝶


据阿苏地质公园官网的资料,熊本县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带上,雨水充沛,若无烧荒等人为外力因素的干扰,草原很容易向灌木过渡,逐步演变成森林,出现草原森林化。阿苏地区的草原上千年来是依靠人工维持的半自然草原。烧荒一来可以优化植被、烧死害虫,更好地满足畜牧业需求,二来可以减少有机物的积蓄,变为草木灰(矿物盐),成为刚发芽的嫩草肥料,确保新草破土而出、造就阿苏山大草原那漫山遍野青翠欲滴的迷人景观。

阿苏地区关于烧荒最早的文字记载约在1000年前。阿苏草原总面积约2.2万公顷,烧荒面积约1.6万公顷,烧荒面积约占总面积的七成。烧荒过后的土地一片焦黑,但是在两三周后就会冒出嫩绿的新芽。


政府帮助重启烧荒

受廉价进口牛肉的冲击,阿苏草原的肉牛养殖规模不断缩小,现养殖肉牛6000多头,不到上世纪60年代的1/10。从参与烧荒的当地人年龄来看,50岁以上居多,而且参与烧荒的人数每年都在减少,维持烧荒的人手十分不足,也说明当地农业人口老龄化程度严重。烧荒活动因为以上种种因素停止了约半个世纪,阿苏草原的维持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课题。

2010年,当地爆发口蹄疫,为了防疫,草千里滨放牧被喊停,草原渐渐荒废。后来,低矮的杂木丛开始影响阿苏国立公园的草原景观。与1905年相比,阿苏山野草地面积占总面积的比例从47%下降为21%,也就是说,过去100年里,此处草原面积减少了将近一半。而另一方面,阔叶林的面积从6%提高到17%,针叶林的面积从12%提高到了29%。

地方政府为了防止草原森林化做了一系列的努力,包括推广普及当地赤牛品牌,成立“阿苏草原基金会”向社会募捐等。在多方努力之下,阿苏草原的可持续发展型农业,已被联合国粮农组织纳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目前正在积极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认证。熊本县让草千里滨从2016年春天重新开始烧荒,也是当地政府的努力成果之一,他们希望以此作为草原再生运动的标志。

阿苏山每年烧荒都需要从日本各地招募近千名志愿者


防火带的制作最关键

烧荒活动是阿苏地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也是春天到来的标志,甚至在3月份还有专门为游客观光而举办的烧荒,会采取对过往车辆限行等措施来确保安全。鉴于烧荒的危险性,需要经验非常丰富的人来判断风向和点火。近年来由于人手不足,每年都需要从日本各地招募近千名志愿者,烧荒才得以持续下去。志愿者们都必须参加培训,了解这项活动的意义,学习使用各种工具、接受安全培训后才能上岗。

志愿者为阿苏山烧荒做工具准备


在点火烧荒之前,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那就是制作防火带。防火带在烧荒的前一年秋天就得准备了,在预备烧荒区域外围通过割草,人工制作出一条宽8米的无草地带,用来防止火势向周围蔓延、保障参与人员的生命安全。制作防火带是烧荒最重要的环节,也是最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的环节。当然,防火带在平时可以作为管理草原的交通道路使用。

2016年2月,草千里滨烧荒复活,两个月之后熊本发生地震,通往草千里滨的道路在地震中受损无法使用,因此2016年秋天的防火带制作一度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人们几乎认定2017年的烧荒将无法开展,最后在多方努力之下,今年的烧荒如期举行。


烧山照片作旅游宣传照

除了草千里滨有烧荒的传统,日本其他地区也有这样的活动,一般在每年的一二月份举行。仙石原是位于富士山箱根伊豆国立公园内的一片草原,它的情况与草千里滨相似,曾经因为人手不足而在上世纪50年代停止烧荒,但又因为草原森林化,导致原生动植物消失、景观破坏等,终于在上世纪90年代重新开始每年的烧荒。位于箱根伊豆国立公园的大室山草原,烧荒传统则持续了700多年。

位于九州岛的大分县别府是日本著名的温泉旅游胜地,别府“扇山火节”是温泉神社每年举办的活动,这个活动起源于烧荒,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作为神社的宗教活动每年举办。位于奈良国立公园的若草山,每年1月也有烧山的传统,当地人还以若草山烧山的照片作为奈良旅游的宣传照。

烧荒活动是日本阿苏地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也是春天到来的标志


烧荒需经三级审批

关于烧荒的环境问题,日本罕有媒体讨论,笔者也没有查到有废止的呼声。其实,日本原则上是禁止烧荒和露天焚烧的。根据日本《森林法》第二十一条,只有在为了造林而整地、做开垦准备或者为驱除害虫和烧荒造田的情形下,才允许放火。行政区划范围内的森林或者接近森林的原野、山岳、荒废地或其他土地,如果需要进行烧荒,必须经过森林所在地或者土地所在地的市町村长的三级许可。

日本2001年开始实施的《关于废弃物处理和清扫的法律施行令》,对废弃物的处理和清扫提出了许多明确的要求,除因风俗习惯和宗教活动而必须进行废弃物焚烧、农林渔业生产过程中不得不进行的废弃物焚烧之外,所有的露天焚烧行为都是禁止的。如有违反,将会被处以5年以下徒刑或罚款1000万日元或两者并罚。

日本大部分地区明确规定,即使是一般家庭里面修剪下来的树枝或树叶,也禁止焚烧,必须以指定的方式打包好送到回收点。

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中国环境网"或“中国环境报X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中国环境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作者,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