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游您的位置: 首页 > 尚游 >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发布时间:2018-08-13 14:26:25   来源:    浏览次数:306

原标题:《10月,中国游客去缅甸落地签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江凌云 撰文/摄影

【5月29日,缅甸旅游部常务秘书吴耶勐在该国驻华使馆举行的旅游说明会上表示,从今年10月1日起,缅甸对持普通护照的中国公民实施落地签,中国游客可以在仰光、曼德勒等机场入境处的海关办理落地签证,还能用支付宝、微信等支付签证费用。虽然中国的落地签国家又多一个,但多数国人对缅甸这个国家了解甚少,赌博、贫穷、战乱、毒品和宗教似乎成了该国标签,那么,现实中的缅甸是什么样呢?我们随作者的脚步一起去探寻。】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缅甸蒲甘的佛塔

说起缅甸这个与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许多人想到的是“打仗、翡翠和毒品”。笔者在2018年春节期间去缅甸旅游,出发前朋友们还提醒,“去那里干吗?天天打仗,人人贩毒”。但我通过多种渠道了解到,战乱只是缅甸北部边境一小部分地区,且不对外国人开放,而中部和南部广大地区都非常静谧祥和,于是开启了缅甸之旅。

机场秒变百万富翁

从北京出发经停马来西亚吉隆坡再到缅甸仰光,都是乘坐著名的马航班机。经过22小时的飞行加吉隆坡过境停留后,终于来到向往已久的仰光。

飞机降落时,我看到位于有缅甸母亲河之称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的仰光城。雄伟且金光闪闪的“瑞大光金塔”(英文Shwedagon Pagoda,国内一般都叫仰光大金塔,被称为缅甸国家的象征,但从英文以及当地民众的发音来看,中文叫“瑞大光”更接近)以及众多金灿灿的佛塔散布于仰光多个地方。难怪智利诗人聂鲁达在上世纪30年代出任智利驻仰光总领事时,形容仰光为“一座热血、梦想与黄金之城”。热血还感受不到,黄金似乎近在眼前,我梦想成为百万富翁,马上就要实现了。

在机场的缅甸移民局入境处,出示电子签证的打印件后,工作人员在护照上盖入境章。在此友情提示:一定要把护照、电子签证打印件和海关发的入境卡收好,在缅甸住宿登记都要出示,没准还有警察临检。由于在北京找不到兑换缅甸货币的地方,临行前做攻略时知道,缅甸不流通人民币,对美元和欧元都挑剔得很,有折痕不要,稍有破损都不要。本人只好在机场用崭新的美元兑换缅币。当时美元兑换缅币汇率为1:1357,我换了1000美元,瞬间有了135万零7000块钱,哈哈,百万富翁游缅甸开始了。

缅甸钞票最大的币值是1万元,135张缅币万元大钞也是厚厚一沓,钱包装不下,好在备有橡皮筋,扎起来往背包里一丢。相信这个佛国治安良好,没有那么多“钳工”吧。

左舵右舵车都能上路走

出了机场要赶往预定的市区内酒店,“谷歌地图”还是很强大的,谷歌画面显示到预定酒店“距离18.5公里,无公交线路,出租车参考价9000Kyat(简称‘基’,一元人民币兑换约200基)”,只好打车,1万基。在缅甸的大半个月才了解到,无论是公交车还是火车,都不报站,由乘客自己把握。

走在仰光市区的路上,惊奇地发现来往车辆中,既有方向盘在左侧(左舵车)也有在右侧的(右舵车),但都是走右侧道路。笔者此前去过印度、尼泊尔,他们原是英国殖民地,沿袭英国方式,车辆右舵左走,缅甸当年也是英国殖民地,“二战”时被日本占领几年,一开始也是右舵左走,后来军政府时期又引进左舵车并规定走路在右侧。但缅甸工业薄弱,根本不能按照自己意愿生产车辆,全是靠进口,且老百姓财力所限,多买二手车,因此就出现左舵车右舵车一起在路上走的情形。笔者看到,像出租车、小型客运车等旧车还是右舵,而新的运营大巴、保时捷等豪车就是左舵。笔者在仰光工作多年的朋友说,缅甸政府计划逐步淘汰右舵车,像世界大多数国家那样,左舵右走。

男人穿裙子 见面“鸣个喇叭”

在缅甸,无论是到购物店还是宾馆、饭店,或在街上遇到路人擦肩而过,他们都会双手合十面带微笑说“鸣个喇叭”,一开始我有点懵,因为缅语我是零基础。后来了解到这是缅甸人的日常打招呼用语,相当于汉语的“你好”,其罗马拼音是“Ming-ge laba”,因为缅语那样圈圈点点的“蝌蚪文”我写不出来。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缅甸姑娘们穿的裙装叫“特敏”

走在仰光、曼德勒、蒲甘、内比都等大城市街头,发现当地人都穿着艳丽多彩的民族服装(军人、警察等穿制服的除外),而且男女老少都穿裙子。不同的是,男人穿的叫“笼基”(音),女人穿的叫“特敏”(音),不过“特敏”的色彩和花纹更艳丽一些。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路遇缅甸婚礼,新娘和傧相需要徒步行走。

缅甸的男女老少除了穿裙子外,还有一项标配,就是“特纳卡”(音)。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一个缅甸女孩正在为西方女子涂抹清凉防蚊虫的“特纳卡”

它是将当地特产黄楝树的树皮或细枝条磨成粉再加一些香料等,加水抹在脸上,根据个人喜好涂成不同图案。笔者了解到缅甸地处热带,阳光强、气候炎热外加蚊虫多,用这种“特纳卡”涂在脸上,使人备感清凉且有驱蚊虫之效。缅甸的街头小铺都有一个小石磨,“特纳卡”现用现磨。可惜,笔者知道这种木头很难带回国,要经过复杂的报关和检疫程序,还是别找麻烦了,在缅甸就蹭着用吧。当然,让小商贩给你涂“特纳卡”,要给2000基的小费,约合人民币10块钱。

宁可“灭国”也要“脱鞋”

在缅甸游玩,脚是最受累的。因为按缅甸习俗,进寺庙、拜佛塔,甚至到居民家中,以及住家庭旅馆,都要把鞋放在外面,袜子也不能穿。要知道在缅甸摄氏38度的高温下,砖石路面赤脚踩上去,可真酸爽。我在游览“瑞大光金塔”时,看到一对夫妻带着一个约莫两岁的小孩,在入口处把小孩的小拖鞋脱下来放旁边,可小孩的脚刚碰地面就哇哇哭。因为地面实在太烫了,估计有50多度,那对夫妻一人一只手提着小孩拜佛塔。

缅甸人认为,鞋袜都是“不洁之物”,拜佛以及觐见国王、贵族以及长辈等,都不能穿鞋袜。缅甸历史上两次灭国都来自“脱鞋”风波。13世纪时,蒙古忽必烈灭掉大理,遣使到当时统治缅甸大部的蒲甘王宫招降,因蒙古使节在觐见蒲甘国王时拒绝脱掉马靴而被砍头,忽必烈于是调动铁骑进攻,历时近两年,蒲甘被灭。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缅甸敏贡(音)王城遗址

19世纪末,英国已占领印度,几位东印度公司的贵族到现在曼德勒郊区的敏贡(音)山游玩,因山上有佛塔、山洞内供奉佛像,几位贵族老爷当然不愿赤脚走滚烫且多荆棘的砂石路面,遂与当地民众发生冲突,两个英国人被打死。事发后,英国从东印度公司调兵,攻进曼德勒王宫,国王和王后被抓并囚禁于锡兰(现斯里兰卡),统治缅甸数百年的贡榜王朝被灭。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只要是佛塔,哪怕断壁残垣,游客也要脱鞋,赤脚走在砖石台阶上。

尽管历史上两次灭国都是因为脱鞋风波,但时至今日,缅甸人还是要求拜佛塔、进寺庙、见长者,都要脱鞋。因此,在缅甸旅游,就别穿高档名牌鞋了,一双拖鞋即可走缅甸。笔者在蒲甘深感脚之痛,因为那边万千佛塔都隐身在丛林、荒漠中,靠近佛塔时,就有当地人提醒你脱鞋,赤脚攀爬佛塔那宽不过50厘米的台阶,砂石路面滚烫,还不时有荆棘刺痛你的脚板。脚突然刺痛绝对影响你的平衡能力,而下方矮则四五米,高则十几米,摔下去的后果可想而知。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进入大金塔景区,所有人必须赤脚,连袜子都不能穿。

交通主要靠摩托车

好多想去缅甸的游客都担心安全问题,就我个人体验来说,是无需太担心。在仰光和蒲甘,我都曾在深夜一个人走3到5公里,边走边逛,品尝当地小吃,浏览夜间街景,还不时有当地人用英语问我是否迷路以及是否需要帮助。我在曼德勒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车,租一辆带驾驶员的摩托车,费用约20000基(合人民币100元),如果不用驾驶员自己骑,费用减半,但对当地景点、路况和交规不熟悉的游客不建议这样做,因为容易迷路,且对车况也没把握。我在曼德勒的几天,经常看到欧美女生在半夜搭乘摩托车回宾馆。不过,为安全起见,不建议女生照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仰光的环城小火车车厢内部

路边陶罐免费供水

走在缅甸街头,经常看到路边被架高约1.5米的大盒子里放一两个陶罐,一开始不知道是干啥的,我还想可能是佛教供奉所用,但看到路人从陶罐旁边取出一个杯子,从陶罐里倒水喝,然后再把杯子放回原处,才明白是饮水设施。经了解得知,缅甸由于气候炎热,走路久了容易口渴,但瓶装矿泉水一瓶要500基(合人民币2.5元),缅甸普通老百姓人均月收入也就500元人民币,喝两块五一瓶的水还是要考虑一下的。因此,一些商店的老板和工作人员就会在路边放一个水罐和杯子,供路人免费饮用。在一些集市上也是,摊贩会放个塑料桶,里面的水免费喝。不过,建议咱们的游客不要喝这样的水,因为是凉水且多人混用一个杯子,不够卫生。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路边装水的陶罐,路人可免费自取。

赤脚走缅甸万千佛塔

小尼姑从路边的水罐里舀水喝

贫穷和富有于此共存

为期22天的缅甸之旅结束,让我感觉这个国家既贫穷,又富有。穷的是经济现状,缅甸2017年国民生产总值约669亿美元,略高于我国澳门地区的511亿美元;人均年收入约1100美元,在亚洲国家中仅比多年战乱的阿富汗略高,而普通百姓的收入大致相当于我国上世纪90年代中期水平,从街道两边的民房、路人的着装以及路上飞驰的二手汽车等,都可以看出来。但这个国家又很富有,缅甸国土面积约6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300万,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木材、农产品和水力资源,还有别具特色的佛教文化和旅游资源。

缅甸的“富”还体现在老百姓对信仰的慷慨上,缅甸街头基本看不到穿金戴银的人,因为收入很低,但他们仍然节衣缩食,每年省出钱来为佛像加金粉、为金塔加金箔。因此,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金光闪闪的佛像和金塔随处可见。想起一段网上流传已久的说法:如果你到一个地方,最好的建筑是教堂或寺庙,说明这个民族追求的是信仰;如果最好的建筑是学校,这个民族追求的是科技进步;如果最好的建筑是政府机关和银行,这个民族追求的就是权力与金钱。

本刊原创,如需要转载,请联系《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廖素冰

网编:吴燕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