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游您的位置: 首页 > 尚游 >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 ——2018世界杯举办地叶卡捷琳堡纪

发布时间:2018-06-27 15:59:01   来源:◎林桐雨 撰文/摄影    浏览次数:306

【亿万球迷的饕餮盛宴——2018世界足球锦标赛(世界杯)已在俄罗斯拉开战幕,其中有四场小组赛在俄罗斯欧亚结合部的叶卡捷琳堡举行。笔者2017年8月的俄罗斯之旅曾在这个城市度过几天时光,其间所见所闻改变了之前的一些固定看法,在此分享给意欲赴俄观战的球迷朋友们,大家在欣赏比赛之余,也不妨流连一下这个城市的独特风情。】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1.jpg

1998年,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在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遇难地兴建基督复活教堂,即滴血大教堂。今年是末代沙皇全家遇难100周年。


超过8小时必须坐卧铺

从贝加尔湖畔的伊尔库茨克出发,乘坐俄铁列车横穿广袤的西伯利亚,沿途的森林、草原以及俄式村落构成一幅幅壮美画卷。俄铁运营西伯利亚大铁路线路的客车车厢,类似于我国的软卧包厢,每个车厢两个上下铺,设计合理,铺位宽敞,铺位底下可以打开,用来放大件且比较重的行李箱。还有阅读灯、毛巾架,用于放手机和手包的收纳盒等。据说,俄罗斯规定,长途旅程超过8小时的列车,必须全部使用卧铺。这点对于总人口是俄罗斯10倍的国内客运来说,是学不来的。

从伊尔库茨克到叶卡捷琳堡,需要横穿西伯利亚三大组成部分中的中西伯利亚高原和西西伯利亚平原(最东面为东西伯利亚山地)。西伯利亚,俄语意思为“宁静之地”。的确宁静,因为地广人稀,在13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大约4000万人。火车沿途经过的大多是莽莽森林和广阔草原,在行程3000公里56个小时后,笔者来到了仅次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俄罗斯第三大城市——叶卡捷琳堡。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2.jpg

在叶卡捷琳堡火车站外徘徊多时打不到出租车。右上角俄语意为“火车站”。


凌晨在火车站只能电召出租车

在国内做攻略时看到很多“过来人”说,俄罗斯治安很不好,如酗酒斗殴、光头党暴力、警察勒索中国人等。笔者到叶卡捷琳堡时是当地时间凌晨1点,经过56小时的火车旅行后,急需到预定的宾馆好好沐浴休整。

出了火车站,查阅预定酒店的位置,不得不说,在境外“谷歌地图”的功能非常强大,不仅提示我距离有4.7公里,还说“当前时间已无公共交通工具”。补充一点,在俄罗斯多个城市,你很少能看到趴路边等活或空车在街上游荡的出租车,想坐出租车,要么让酒店服务生帮你“电召”,要么通过“优步”等国际通用的打车APP。我凌晨一点半在叶卡捷琳堡的火车站广场等啊等(攻略做得不好,没有提前下载优步和Grab等打车软件),没看到一辆出租车,连“黑车”也没有。彷徨之际,旁边一个约40岁左右的俄罗斯男士用卷舌音很重的英语对我说,“你要去哪里?需要出租车吗?”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3.jpg

滴血大教堂广场的雕塑,描绘当年末代沙皇全家走向地下室刑场的场景。


我拿着手机指着谷歌地图上的酒店位置,用英语对他说:“我需要出租车拉我到这里。你能帮忙吗?”还用俄语说了一句“非常感谢您”。因为我会说的俄语有限,担心他说出来我就听不懂了。俄罗斯男士说:“这里等不到出租车,我可以帮你电话叫来。”他打了个电话后对我说:“10分钟以后到,到那个酒店是140卢布。”我一盘算,140卢布,合人民币15.8元,如果半夜在北京打出租,4.7公里,估计要30元钱。我立刻答应下来。随后,那人乘坐朋友来接他的车走了,临走时让我就在原地等。

随后一辆车龄约七八年的拉达开过来,司机是位看起来60多岁的男人,我把手机地图给他看。大约花了20分钟,在市区七拐八拐,到了一幢黑漆漆的古堡前,这就是我预定的酒店。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4.jpg

这个俄罗斯小男孩一脚踩在欧洲,一脚踩在亚洲。


想抽烟?先找室外垃圾桶吧

我目测这家酒店的建筑有一百多岁了,进入前厅,值班的俄罗斯大妈办好登记手续后给我打开房门。一进房间,古老的欧式壁炉、古朴的床、壁灯、台灯和窗帘都让我感觉穿越到了19世纪。可圈可点的是,床边有一个大铁桶,就是类似国内装100升柴油的桶,上面写着“CHANEL”,直接让我目瞪口呆,我记得一瓶50毫升的香奈儿就要上千元人民币吧。这一大桶,我发了。然而,我想多了,因为这桶是空的,纯属装饰品。

由于在预定该酒店房间时就提示属“非吸烟客房”,我问当值的俄罗斯大妈,哪里可以吸烟,她摇头说“涅特”(俄语“不行”的意思)。的确,在从伊尔库茨克到叶卡捷琳堡的漫长旅途中,整个车厢没有一点烟味。跟我同一个包厢的两个俄罗斯军人也抽烟,但绝不在车内抽,只是到站后在垃圾桶旁边抽完再上车,不像国内有的火车,在车厢连接处烟雾缭绕宛若仙境。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5.jpg

叶卡捷琳堡的手工艺人现场制作欧亚纪念币,一锤下去就搞定。


因为俄罗斯几年前通过《反吸烟法》,明确规定,禁止在任何公共建筑物以及交通工具内抽烟,违者将罚款1000到1500卢布(约合103到155元人民币),抽烟者只能到楼下有附带烟灰缸的垃圾桶旁边抽。如果你抽烟时旁边恰好有儿童经过,那惨了,除非你马上掐灭,否则会被现场执法的警察罚款5000卢布(约合515元人民币),因为《反吸烟法》其中一条就是禁止在10岁以下儿童面前抽烟。俄法律还规定当街执勤的警察对违规抽烟者有现场处罚权。的确,笔者在叶卡捷琳堡的俄陆军中央总部大楼旁边,就看到几位将校军官匆匆在楼下过完烟瘾后再回办公楼。

笔者在俄罗斯的几个城市都发现,无论你是在餐厅、酒吧,还是商场、旅行社,凡是建筑物内,都没有烟味;酒店也不分吸烟客房和非吸烟客房,而是一律禁止吸烟。据说,无论是37摄氏度的盛夏,还是零下30摄氏度的寒冬,在俄罗斯想过烟瘾,到外面找垃圾桶去吧!这一点,吸烟的球迷或者游客必须非常注意,稍有不慎就会被罚几千卢布。还有,千万不要躲在卫生间偷偷抽烟,一旦报警器响了,你不仅会被罚款,还要在铁窗里待段时间。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6.jpg

在西伯利亚大铁路沿线的多个城市,都习惯把机车头作为街头展览品。


叶卡捷琳堡:双头鹰共用的脖子

叶卡捷琳堡最值得去的景点之一,就是距离市区约17公里的欧亚大陆纪念碑。想去那里,需要在火车站转通往郊区的公交车。笔者刚到火车站,正想问如何去换乘郊区公交车,两个身高体壮的俄罗斯警察迎面而来。我的心脏啊扑通扑通的,立刻想到相关攻略上说俄罗斯警察以盘查证件为名进行勒索的案例。我小心翼翼地递上护照和入境卡,警察问我去哪里,我拿着手机给他看网上找的欧亚纪念碑的图片,他跟同伴说了句俄语,把护照还给我后用英语对我说“跟我走”。

我这时稍稍放心一些,因为护照在他手里又让我跟着走,我就怀疑可能是去警局了。没想到他带我走了约300米,到了公交车站,指给我售票窗口还告诉我价钱。等我买好票,又把我带到公交车前对司机说了一通话,意思是这个人中途下车要去欧亚纪念碑,让司机到时提醒。安顿好后,警察要继续执勤,我掏出200卢布想作为小费,他坚决拒绝,说“NO MONEY”(不要钱)。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7.jpg

叶卡捷琳堡街景


司机准时提醒我该下车了,下车后往前走5分钟就到目的地。在约10平方米的红色大理石上矗立着埃菲尔铁塔形状(当然是微缩版,高约10米)的雕塑,这就是传说中的欧亚纪念碑。红色大理石底座上用俄语写着“欧洲”和“亚洲”。人站在上面就能实现一脚在欧洲,一脚在亚洲。叶卡捷琳堡位于乌拉尔山脉中段,乌拉尔山脉恰好是欧亚两大洲的分界线,因此,叶卡捷琳堡在17世纪成为沙皇俄国攻打西伯利亚的桥头堡。叶卡捷琳堡人最喜欢说:“俄罗斯是只双头鹰,一头看着亚洲,一头看着欧洲,我们叶卡捷琳堡就是这只双头鹰共用的脖子。”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8.jpg

这家不足20平方米的小店也是分属欧亚两洲


滴血大教堂:末代沙皇全家遇难地

叶卡捷琳堡还有一个出名的地方,就是俄罗斯三大滴血教堂之一的叶卡捷琳堡滴血大教堂。由于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11人于1918年在这里被处决,后人为了纪念此事而建了这座教堂。另两个是位于乌戈里奇的德米特里王子滴血大教堂和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刺杀的圣彼得堡滴血大教堂。

俄国十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将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囚禁在叶卡捷琳堡一幢别墅中,当时前沙俄海军司令高尔察克率领白军从远东进攻至叶卡捷琳堡附近,苏俄肃反委员会为避免“保皇派”将末代沙皇救走,下令处决沙皇。从这座教堂内的相关文字介绍可以看到,1918年7月17日凌晨,正在熟睡的尼古拉二世被叫醒,同其夫人、他们的4个女儿以及未成年的儿子,被带到地下室遭机枪扫射,随后尸体被浇上硫酸然后汽油焚烧,残骸被扔到废弃矿井中。参观当年行刑的地下室,可以见到墙壁上的弹孔,但严格禁止拍照。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9.jpg

小酒店的内饰和床品简朴舒适


直到苏联解体后的1998年,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将找到的沙皇全家遗体残骸运至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教堂安葬,并在末代沙皇遇难地兴建基督复活教堂,即滴血大教堂。2000年,俄罗斯东正教会将遇难的末代沙皇全家追认为“殉教圣徒”。

今年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遇难100周年,悲壮历史已成过往云烟,如今呈现在大家眼前的,只是滴血大教堂的美丽风景。

一脚在欧洲 一脚在亚洲10.jpg

西伯利亚铁路沿途风光


6月15日,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的第二场比赛,埃及对乌拉圭,就在叶卡捷琳堡的竞技场举行。世界杯大赛期间,该体育场还举办三场小组赛,分别是法国对秘鲁、日本对塞内加尔、墨西哥对瑞典。笔者2017年8月从亚欧分界纪念碑回市区时,经过这个体育场,当时还在紧锣密鼓地改建呢。


(如需要转载,请注明作者及转自《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廖素冰

网编:崔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