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您的位置: 首页 > 生物多样性 >

把好国门 别把“外人”随便领进家

发布时间:2014-01-20 11:28:00   来源:本刊记者 叶晓婷 郑挺颖    浏览次数:306

在人口和货物在世界范围内频繁流动的当下,如何防范由此引发的生物入侵?2013年12月25日,《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来到中国农业科学院,采访了该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生物入侵研究室主任、国家“973计划”生物入侵项目首席科学家万方浩博士。
  

跨省物种算不算外来物种?
  在中国农科院从事生物入侵研究的万方浩博士为记者解释了境内与境外物种跨地区迁移的区别。他说,谈生物入侵,一般都从国家的角度出发,专指境外来的物种。其实,某个物种超出了其自然分布区就可以称为外来物种,但不能把国内跨省的物种也称为外来物种,因为行政区划不是自然生态区域。此外,由于国内人员、物品流动频繁不易监控,即便是同一境内,超出其自然分布区的物种也算作外来物种的话,“从研究的角度看太复杂,法律法规等配套制度跟不上,耗人力物力,不可操作也不实际。”
  “我们关注的是以国土为疆界、我国原来没有、突然进来捣乱的物种,包括动物、植物、微生物。”万方浩提醒,外来的未必就不好,只有造成危害了或具有潜在危害,才称为外来入侵物种。因为新物种引进后,极有可能失去原有的天敌,成为单一优势种群,会排斥或抑制当地物种生长,造成当地生态系统紊乱。
  很多人都在谈生物入侵对经济、健康等的影响;殊不知,实际上还可能牵涉到国家安全。“有些极具破坏性、爆发性与流行性的外来入侵生物,甚至有可能被利用变成生物武器”。如果利用外来入侵物种造成粮食大面积减产与绝收,“没粮食吃了,国家就乱了”。据介绍,日内瓦生物武器谈判将小麦条锈病菌、稻瘟病菌、赤霉病菌等能导致大面积绝收的植物病原菌,列为生物武器讨论名单,这些严重影响农作物生产的几大病害被列为“农业恐怖生物”。
  
  进口带皮原木的惨痛教训
  随着国际交流活动的增多,生物可从海上、陆地、空中不同的“路线图”进入。有的是自然入侵,比如边境物种随洪水、台风、动物迁徙等侵入。有的是人为活动有意或无意引入,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进口贸易活动,通过粮食、包装箱等,“特别是大宗粮食进口,里面可能藏有某些动植物有害生物”。如混杂在进口小麦、大豆中、原产于北美洲的豚草,被称为“植物杀手”,会吸收土壤中的氮和磷,造成土壤干旱贫瘠,严重影响其他作物生长。豚草随进口农作物传入中国,已在东北、华北、华东等地蔓延,其花粉还易引发人体的过敏性鼻炎和哮喘等。
  二是通过旅客的国际旅行,比如把国外的果蔬、花卉、土壤悄悄带入国内,而它们可能含有病原菌或虫子。
  三是诸多的国际活动,比如各种展览会、世博会、园博会等等,各国都会带一些东西来展示。这也给外来有害生物的入侵创造了机会。
  
  预防入侵的三道防线
  我国的生物入侵呈加速趋势,万方浩认为,预防优于治理,建立完整的监控系统需要有三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是早期预警,比如知道某批进口粮食的来源国,就先弄清当地有什么病虫害,报关前就可以有针对性地去预警。
  第二道防线是准确监测,有些小昆虫、植物病原菌不容易监测到,就得发展监测技术。
  第三道防线是区域减灾,即治理灭除。有些物种入侵成既定现实,要治理就得费很大劲儿。“所以,预防肯定优于治理,御敌于国门之外是最好的。”他介绍,我国检疫部门为抵制和防范生物入侵做了大量工作。
  进出境人员和货物不断增多,入侵生物也相应增长,这对我国内外检验检疫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检疫不到位有可能导致有害生物的入侵。例如,20世纪80年代,山西买了一批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带皮原木,在矿井里做支柱。由于入境时没有经过检疫处理,原产美国的林业有害生物——红脂大小蠹,躲在树皮内“偷渡”入境。由于缺少天敌、气候干旱,20世纪90年代末,红脂大小蠹在山西大爆发,迅速传播,造成树木死亡。这为中国进口检疫敲响了警钟,国家从此要求所有进口木头都要进行剥皮或检疫处理方可入境。
  值得警惕的是,进口物品的木质包装,也常常成为有害生物的“偷渡”通道。2005年3月10日和4月13日,广东检验检疫局先后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废纸和来自台湾货物的木质包装中,截获红火蚁。红火蚁原产南美洲巴拉那河流域,主要取食农作物的幼芽、根、茎、种子以及多种节肢动物等,繁殖迅速,能在电器机箱或潮湿的硅胶中筑巢,啃咬供电设备等基础设施,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农林业生产和生态环境,被列为全球最危险的100种入侵生物之一。在攻击人类时,它们会以口部咬住皮肤,用螫针刺入皮下,注入毒液,引起人的过敏反应。
  另外还有一条隐蔽的入侵“通道”,远洋轮船排出的压舱水,也会带来一些水生外来入侵物种。我国沿海赤潮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海运压舱水带入国外赤潮生物物种。
  有的外来物种还通过走私活动进入境内,逃避检验检疫。例如,沿海一些地区走私国外廉价的鱼虾牛肉比较猖獗,这些产品可能会带来外来病原体,造成一些牲畜病害、人畜共患病。“走私洋垃圾,这是最糟糕的!别人的环境好,我们本来环境就差,还要帮外国处理垃圾,这肯定会带来入侵生物。走私给生物入侵埋了大地雷。”
  
  
  警惕无意引进的物种
  英文的“检疫”(Quarantine)一词,原意是“40天”。该词源于公元14世纪,意大利港口城市威尼斯规定外来船舶抵达口岸,必须离岸停泊,经过40天的观察和检查,确认船员和装载物没有携带传染病病菌,才允许登陆上岸。这种原始的隔离方式,对当时防止传染病——“黑热病”的传播起了关键作用。后来,产生了今天的动植物检验检疫。
  2007年,国家质检总局、农业部、林业局,对1992年制定的《84种进境植物危险性病虫杂草名录》做了修订,由农业部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名录》,共有437种检疫性有害生物列入名单。进出境检验检疫部门依照名单,每年根据进口的货物、进口的国别,做有针对性的抽检。
  据质检总局官网数据,2013年11月,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在进境农产品的检疫中,共截获有害生物1934种47076次,其中检疫性有害生物133种4046次,其他有害生物1801种43030次。截获的有害生物主要来自美国、巴西、澳大利亚、越南、加拿大、泰国、俄罗斯、阿根廷、韩国、日本等主要贸易国家和地区。
  哪些物种应该列入检疫清单呢?得根据国际贸易情况,比如从哪些国家进口什么物资,当地有哪些危害性的物种;还有些在国外没有危害,入境后变成有害的入侵物种,一发现可能会大规模爆发,就得马上增补检疫对象清单。他说,确实有相当一部分无意引进的物种,并不在有害生物名录上,但进来后引发了物种入侵。
  
  检验检疫可成贸易壁垒
  随着经济贸易全球化,非税技术贸易壁垒的作用日益突出。许多国家加入WTO后,为防止生物入侵,都对进口农产品制定严格的检疫标准;同时也发挥了保护本国农业和贸易的作用。比如2000年,菲律宾以我国受外来物种苹果蠹蛾入侵为由,禁止进口我国的苹果。苹果蠹蛾原产欧亚大陆中南部地区,是一种危害苹果、梨、樱桃、板栗等果实的入侵物种,被我国列为一类检疫害虫。
  为保护本国的生态环境,澳大利亚被公认为全球检验检疫措施最严格的国家之一,各国与澳谈判自由贸易协议时,进口产品的检验检疫制度是最难谈判的领域之一。
  在技术贸易壁垒中,“外来入侵生物是柄双刃剑,完全可以用于保护国家利益”。比如,2012年,上海检验检疫局在进口自菲律宾的菠萝和香蕉中,多次截获新菠萝灰粉蚧;深圳、山东检验检疫局分别从进口菲律宾的香蕉中,截获香蕉肾盾蚧、香蕉枯萎病菌4号小种。这些检疫不合格的香蕉都被退回。
  
  
  我国有二百多条检疫犬
  澳大利亚的检验检疫很严,它的邻居新西兰也不逊色。新西兰经过训练、嗅觉灵敏的检疫犬,在机场的行李大厅内嗅查入境旅客的行李,防止其藏匿动植物检疫违禁品。同时,检疫官还会对入境旅客的行李都进行手检或X光检查。若检出未申报的动植物检疫违禁品,就算是疏忽漏报,也会被当场罚款200新元(约合人民币990元);如果明知故犯、隐瞒不报,就会被起诉,可能罚款10万新元(约合人民币49.5万元)和5年以下监禁。由于严格的检疫制度,许多在世界各地肆虐的有害生物,在新西兰都找不到踪迹。
  我国的检验检疫手段也不断创新,2002年,北京检验检疫局在系统内率先应用检疫犬,以弥补传统的手检和X光机(不破坏物体的前提下来探测内部结构)透视检查的不足。截至2013年6月,全国已有20个直属检验检疫局的57个口岸配备了212条检疫犬。
  加大检疫力度能有效控制一部分生物入侵,但“靠这个手段来完全控制是不现实的”,像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检疫制度、检疫技术都非常厉害,也无法杜绝生物入侵。
  
  
  “谁玩谁掏钱”
  绝大多数国家对生物入侵与气候变化这两大问题都高度重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曾签发总统令,要求成立一个入侵物种理事会,协调、监督相关工作。目前我国农业、环保、林业、卫生、动植物检疫、海洋等多个部门也已经联合行动起来,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于2003年批准成立“外来物种管理办公室”,并责成农业部牵头,协调其他先关部门的管理工作。环保部自然生态保护司也承担国家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工作,负责生物多样性保护、生物物种资源(含生物遗传资源)和生物安全管理等。
  在立法方面,我国先后颁布了《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国境卫生检疫法》等,但它们多是对危害动植物的特定有害生物做检疫,对环境的生物安全方面还较少涉及。
  对付生物入侵,美国就立下“谁玩谁掏钱”(Who Play,Who Pay)的规矩。比如,有的南方城市搞建设,从国外引种棕榈科植物,如果检疫不严格,就会引进外来害虫红棕象甲等。“如果是在美国,引进者就得掏钱治理。谁引种谁负责,经济上的风险很大。”
  
  内检注重阻截灭除
  外检拦截有害入侵物种的例子不胜枚举,内检截获入侵生物的报道也不少见。外检注重国际进出口贸易中潜在有害生物的检验检疫,内检则注重对已入侵生物的扩散阻截与灭除治理。内外检各负其责,形成有效的预防与拦截的工作体系。如各省都设有动植物检疫监督检查站,这是防止外来物种引发疫情行之有效的办法。在国家层面,针对重大外来有害生物如苹果蠹蛾、马铃薯甲虫、红火蚁、扶桑绵粉等,一经发现必须采取措施加以控制。
  
  公众对生物入侵的认知度不高
  普通公众防范生物入侵的意识有待提高。比如,有人喜欢从国外携带或邮寄花种、昆虫、龟类、蝎子等入境,带回家养,其隐患就很大。公众不清楚哪些属于禁止进境物,主动申报出入境携带物的比例较低。根据质检总局官网的信息,2013年11月,全国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从入境旅客携带物和邮寄物里共截获禁止进境物34061批次,从禁止进境物中检出有害生物2730批次。
  例如,新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从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旅客携带入境的苹果中,检出苹果黑星病;云南局从来自泰国的旅客携带的椰枣中检出果实蝇属,从来自缅甸旅客携带的辣椒中,检出辣椒果实蝇等等。
  这些非法携带、邮寄的未经检疫的动植物及其产品,极易造成疫病蔓延,由于滞后性,一开始种群很小,到了比较适宜生长的环境,会逐步扩大。潜伏期短的有几个月,长的达几年,如果爆发成灾,将给我国农林畜牧业、生态环境,甚至人的身体健康带来严重威胁。
  据调查了解,旅客从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偷偷带水果回国的案例很多,就像随随便便把“外人”领进家门一样,这亟需开展科普教育。检验检疫部门只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除了依法截留销毁外,仅对违法当事人处以最高5000元人民币的罚款。违法成本低,也是许多人不把这当回事,罔顾国家利益的原因。
  
  
  环境百科
  
  中国检验检疫管理体制
  1949年,新中国中央贸易部对外贸易司设立商品检疫处,负责进出口商品检验工作。1950年,农业部开始在全国建立病虫防治站。1951年3月农业部成立病虫害防治司,开始探索国内植物检疫工作。1964年2月,农业部负责对外植物检疫工作。随着进出口贸易量日益增加,内、外检疫任务日益繁重,分工越来越细,林业检疫和进出境检疫工作分别于1979年、1998年从农业部分离出来。我国现行动植物检疫管理体制由3部分组成: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负责进出境动植物检疫(简称“外检”),农业部和国家林业局分管国内检疫(简称“内检”)。
  我国由国家质检总局统一领导各地直属检验检疫局的工作,在全国共设有35个直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海陆空口岸和货物集散地设有近300个分支局和200多个办事处,在重要口岸、机场、港口、进口货物积散地、出口基地等及其附近,对重大危险的外来生物及突发疫情进行长期监测。              (叶晓婷/整理)  

 

 

责编:叶晓婷

网编:崔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