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与辐射安全您的位置: 首页 > 核与辐射安全 >

内陆核电与沿海核电有何不同

发布时间:2016-04-26 16:15:00   来源:    浏览次数:306



◎田野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内陆核电”成了一个热门话题。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干勇等21人联名提交了题为《推动核电新一轮规模发展,实现中长期国家能源结构调整战略目标》提案,提出将内陆核电建设真正提上议事日程;湖南代表团部分代表也联名向大会递交《关于“十三五”初启动内陆核电建设的建议》,呼吁年内启动湖南桃花江核电站建设。那么,内陆核电和沿海核电究竟有何不同呢?



20170725892393.jpg

坐落于北美五大湖之一的伊利湖畔的美国费米内陆核电站


中国核电站多建在沿海


全球核电机组的数量和分布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球在运的438台核电机组中,有一半都建设在内陆。美国、俄罗斯、加拿大3个疆域大国的内陆核电更多,比例分别达到了61.5%、58.1%和85.7%;面积较小的核电大国法国和德国的内陆机组,也都占到了七成以上;像乌克兰这样的内陆国家更是大大增加了全球内陆核电的比例;日本、韩国、英国等则因为是岛国或半岛国家,核电厂基本都是滨海而建。

我国的情况截然不同,目前20多台在运的商用核电机组,都是傍海而建。这里有历史因素和一次能源平衡问题:早期的核电比其他电力形式要贵一些,而东部沿海地区发展得早,经济实力较强,电力需求旺盛,一次能源却很匮乏,正好是既需要核电也用得起核电的地域。而且就地建设就地利用,也减少了电力长距离传输过程中的损耗。此外,反应堆发电过程中需要大量冷却水来带走过多的热量,一望无际的大海为取水提供了方便。核电站所需的大件设备也更适合海上运输。那么,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开发内陆核电呢?



20170725200269.jpg

沿海核电站和内陆核电站在冷却水取用机制上略有不同


内陆与沿海建站都要确保安全


国家能源局官网刊文指出,无论国际原子能机构、各主要核电国家,还是我国有关核安全法规要求,对滨海核电站和内陆核电站在安全目标和评价准则上是完全相同的。占了全球半壁江山的内陆核电站不乏运营已久的机组,没有任何国家和组织对内陆核电提出过非同一般的特殊要求。不过,由于环境条件的差异性,内陆核电站建设中有一些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比如液态放射性流出物的排放控制,人口分布与实施应急计划的可行性,散热系统运行的影响,大件设备运输条件,水资源论证和安全厂用水源设置等。

例如,滨海核电站通常选择海水直流冷却,而内陆核电站则要视河湖的水体条件,来确定采用直流冷却还是循环冷却。由于海水与内陆水体的水质不同,在工程和设施材料方面也要有不同的考虑。两种地域的水体和大气扩散条件也存在差异,对于这种差异可能产生的影响,都需要在选址评价中有适当考虑。在放射性废液排放方面,内陆核电的相关要求更加严格,以更好地保护水源。实际上,不论沿海还是内陆,任何一座核电站在确保基本设计标准和安全性的前提下,都少不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适应性调整。只要在选址阶段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评价论证,并采取合适的管理措施和技术措施,就能够确保科学选址。



20170725850566.jpg

2012年全球内陆核电厂分布情况  来源:国家能源局


内陆核电建设尚无“时间表”


我国核电经过多年的发展建设,加上核电站对地质等外部条件要求很严,沿海选址资源越来越稀缺,于是,各大核电公司将选址目光转向内陆。2011年之前,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和江西彭泽,都有意上马内陆核电项目。然而,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发生,让所有核电项目纷纷“急刹”,全国民用核设施的安全检查工作,也从2011年3月一直持续到12月。到2012年10月24日,国家对内陆核电政策一锤定音:“十二五”期间不再批复内陆核电项目。

3年多时光匆匆而过,眼下已经迈进了“十三五”的开端。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湖南代表团连续第四年递交“重启核电的建议”,呼吁2016年启动早在2008年就开展前期准备工作的桃花江核电项目的建设。然而,在新华社3月6日的报道中,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表态:安全高效发展核电是一个重要方向,但“关于在内陆建核电站,我们仍在进行深入论证,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目前尚无明确时间表。”他同时表示,对于2020年我国在运在建核电机组装机总量8800万千瓦的规划目标,仅靠沿海地区厂址就能实现。

桃花江核电项目厂址地处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沾溪镇和三堂街镇交界的荷叶山,在资水南岸。专家评估,这里地质结构稳定,地震烈度低,水源充足,是一个十分优越的内陆核电厂址。项目采用源自美国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规划建设4台125万千瓦机组,由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控股。桃花江核电项目各项准备工作均领先于其他内陆核电项目,已经具备开工建设条件。



20170725202679.jpg

美国的核电站位置分布图,内陆核电机组占比超六成。


多听取地方政府和公众意见


既然内陆核电建设的安全并非“走钢丝”,国际上又有丰富的安全运行经验,我国迟迟不上马的原因何在?

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柴国旱曾表示,以核电站较高的总体安全水平,内陆核电建设和运行的安全性没有技术方面的阻碍,但今后核电发展会更多听取地方政府和公众的意见。针对相关部门和公众的担忧,核电发展部门正在考虑是否可以采取合理可行的措施,减轻甚至消除核电厂正常运行和一旦发生事故对周围公众和环境的影响。这些问题搞清之前,还是会优先发展沿海核电厂。看来,内陆核电能否启动的关键不在技术阻碍,而是公众的接受度。

邻避效应几乎是任何大型工业项目都逃不开的境遇。有核电从业者称,在目前的核电站安全设计条件下,加之多年安全成熟的运行经验,发生类似于福岛核事故的几率已经低到“几乎需要陨石坠落撞倒核电站核岛”的程度。但一提起核事故,历史上仅有的三大严重核事故仍然是大伙儿心中抹不掉的“梗”。有反核人士质疑:美国、俄罗斯、日本这样的技术大国都没做到万无一失,我国如何保证内陆核电站100%不出大事?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指出,在核能领域,涉及核安全、核安保和核保障3个概念。其中,核安全是指技术上安全,即考虑自然灾害以及人为失误,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核安保主要针对恐怖主义或犯罪团伙可能的攻击、破坏、盗窃等行为采取防范措施;核保障则是防止核扩散的一整套安排。

  


废热排放会影响局地气候吗 

 

针对反核学者提出的内陆核电站“巨量废热排放影响局地气候”的质疑,核能行业协会回应称,核电厂的散热系统由循环冷却方式确定,我国内陆核电厂均考虑采用二次循环冷却系统,电厂的散热系统(冷却塔)将绝大部分乏热散入大气,只有极少部分通过冷却塔排污水带入受纳水体,这与火电厂大同小异。

我国至今还没有内陆核电厂,但可以借用美国的相关评价资料来分析。美国核管理委员会(NRC)分别在1996年和2009年对美国运行核电厂的环境问题进行总体评估。在这两次环境问题识别中,均未提出冷却塔散热系统运行会加重流域旱情的问题,但都提到了冷却塔运行产生的盐雾漂滴、结冰、起雾或湿度变化等所致的影响。NRC的评估意见指出,核电厂冷却塔散热系统对于局地气候的影响是小范围的(几公里以内),并且均在各局地气候参数的年际变化范围内。



用科普消除邻避心理


注册核安全工程师张晓华认为,公众对核能的邻避心理如此强烈,主要是业界的科普工作“实在做得太差,几十年来,(核电专家)翻来覆去还是那几句话:核电是清洁的、发生事故的概率是很低的、我们有三道屏障、我们有原子、我们有中子……别说公众了,就是从业人员自己听了都烦。能不能讲一讲到底清洁在哪儿?安全在哪儿?”

总体来说,我国的核电科普工作确实滞后于核电发展。环保部核安全总工程师刘华曾在接受《环境与生活》记者采访时曾指出,过去国家长期强调核工业的保密性,所以政府部门、媒体和企业的核与辐射安全的公众沟通工作做得不够,导致公众对核与辐射缺乏了解。如今,各地核电站经常组织发起参观活动,今年初发布的《中国的核应急》白皮书也强调“确保公众监督核安全”,可见民用核电站已经不再遮遮掩掩,公众在核电建设和运行中,也从局外人变成监督者。所以,中国是否建设的内陆核电站,已经不仅仅是安全性和技术性问题,公众参与并知情才是关键。           





网络编辑:余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