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新闻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地方新闻 >

白洋淀:黑烟玷污“华北明珠”

发布时间:2015-07-12 11:36:00   来源:    浏览次数:306


◎本刊记者  刘军民    通讯员  温立华

 

以风光秀丽闻名于世的白洋淀,其主体位于河北省保定市的安新县境内,是华北平原上最大的淡水湖。然而,令人扼腕的是,素有“华北明珠”美称的白洋淀,近年来却深陷“污染门”,垃圾围湖、污水横流、大量死鱼……屡次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今年4月,保定市人民政府被环保部联合河北省政府约谈,限6月底完成白洋淀的污染治理。《环境与生活》记者5月底和7月初两次走访白洋淀,目击和拍摄了这样一些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

 

 

1.jpg

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三台镇垫上村堆放在庄稼地里的鞋厂垃圾废料旁边就是即将收割的小麦。


白洋淀地处京津冀腹地,对维护湿地生态系统平衡、调节河北平原及京津地区气候,补充地下水及保护生物多样性发挥着重要作用,被誉为“华北之肾”。白洋淀还是小兵张嘎故事的发生地,旅游资源丰富。2007年,保定市白洋淀景区经国家旅游局正式批准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

 

2.jpg

装着鞋厂废料垃圾的车辆正在卸载,捡拾垃圾的人看见垃圾车辆就一拥而上。


垃圾山旁是即将收割的麦田

521日,记者乘车从白洋淀、容城高速出口右拐,直奔安新县城。景观大道宽敞、笔直,道路两边的绿化做得很好,还有人在忙着种树、种花,路边绿化带附近的大片土地被翻开,铺上塑料膜,据说要在膜上盖土加水、种荷花,想来今夏这条路会更漂亮。记者心中不禁赞叹,白洋淀不愧是“蒲绿荷红”的好地方。

然而当天上午,记者从安新长途客运站乘坐三轮车时,三轮车司机却对记者大发感慨:“如果习大大来河北,可得看看老百姓的生活环境,特别是三台镇和刘李庄镇到处都是垃圾,到处是臭河!”

记者出安新客运站向南前往三台镇的路上,果然发现生活垃圾、建筑垃圾、鞋厂垃圾、丝网垃圾等随处可见。途经一条污水河,右边是泛着诡异黑粉色、臭气熏天的河水,左边是被恶臭垃圾盖住的河面,令人掩鼻。一直向西,马路右侧赫然现出一座垃圾山,堆满鞋厂废弃的边角料。在废料场的尽头,记者遇到了几位当地老乡,据老乡介绍,以前这里处理边角废料都是焚烧,现在怕污染空气,政府不让烧了,所以很多鞋厂的边角料都堆在一起,安排4个人轮班看护,以防失火。“这些不算多,往镇里走,垃圾多得很。废料占地、污染越来越多,不知道上头怎么处理。”村民老崔无奈地说。说起河水的颜色和恶臭时,老崔撇撇嘴说:“这不算什么,安新每个村都有这样的臭河,河岸、河道垃圾成片,臭气熏天,工厂的污水就直接排到河里。”

三台镇申明亭村、店上村、王庄村村民代表何某、张某和刘某等人向记者反映:“三台镇制鞋作坊每次焚烧工业垃圾,都是黑烟腾腾,火光冲天,气味难闻,当地官员却不闻不问。”

记者进入三台镇,发现各种鞋业和鞋服厂字样的牌子随处可见,与鞋厂牌子同样随处可见的是鞋厂废料堆。位于张村西头与店上村东边交界处的鞋厂下脚料垃圾场,下脚料堆起约10米高,像城墙一样围成一个大圈,不时有倒下脚料的车辆进出,而一尺之外就是农田。在“张村工业园”东约200米处的农田里,堆放着很多鞋厂的废料堆,黑、白、红、黄、绿等各种颜色的下脚料交错混杂,皮革、破布、毛毡、鞋底应有尽有,散发着阵阵臭味,像一座座黑色小山矗立在农田里,而旁边就是即将收割的小麦……

 

3.jpg

在保定市安新县三台镇申明亭村的河边,《环境与生活》记者2015521日看到滚滚浓烟遮天蔽日,这里正在露天焚烧当地鞋厂的废料。


鞋厂废料占地约百亩

正在麦地拔草的一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废料来自附近鞋厂,已经堆了很长时间了,当地政府曾专门花钱雇人在这里看守,以防失火。当时的气温是摄氏32度,阳光曝晒下的废料散发着呛人气味,让人无法接近。“这个垃圾场建成一年多了,现在你们看到的是个大的,那边还有个小的,我主要负责给下脚料喷水降温、防止明火,喷水还可减轻散发的臭味。”看护垃圾的村民如是说。据这位村民介绍,这个垃圾场占地约100亩,每天有上百辆车(中型卡车和电动三轮)将下脚料运到这里,也有外地车辆将废料打包后运走。

据了解,三台镇的制鞋业已发展了30多年,有“北方鞋都”之称。2012年三台镇拥有制鞋及鞋材加工企业4000余家,鞋辅料加工企业400余家,年产鞋1.5亿双,年产值近30亿元,年上缴税费近千万元,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及国外。而由此产生的鞋底、鞋帮等下脚料堆成了巨大的垃圾山,严重污染了周边土地和水源,当地村民曾多次联名向当地政府、县委、保定市环保局等反映情况,至今没有解决问题。


4.jpg

焚烧鞋厂废料的滚滚浓烟


“华北明珠”黑烟寻踪

“蓝田日暖玉生烟”是唐朝诗人李商隐的名句,令人神往,而素有“华北明珠”美誉的白洋淀如此“生烟”,却令人瞠目结舌。按照村民老崔的路线,记者继续深入走访,想看看更大的鞋厂边角料存放地。由于路况不熟,绕了一大圈,突然发现远处黑烟滚滚,夹杂着一丈多高的火焰正在燃烧,乌黑的浓烟裹着呛人的气味随风四散,让远处的建筑若隐若现。走近一看,这个废料场真是蔚为壮观,足有几十亩,现场还遗有好多焚烧后的灰渣。记者打听后得知,这是三台镇的申明亭村,村内拉着下脚料的车辆正来回穿梭,许多村民把下脚料堆放在道路两旁,有的则倒在村外公路旁的大坑里。走在路上,随处可闻到类似焚烧塑料的味道。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王庄村、张庄村、狮子村、店上村、山西村,均发现了随意堆放下脚料并焚烧的现象。记者在店上村村东还目睹一个面积约100平方米的大坑,正冒着浓烟,远远就闻到呛人的塑胶味,浓烟慢慢在空气中扩散,焚烧的是一些下脚料,其中还夹杂着生活垃圾。距离焚烧点约10米处就是住宅区,马姓村民告诉记者,焚烧时间一般都在晚上8点以后,熏得人眼泪直流,居民根本不敢开窗户。

在附近的王庄村、山西村,记者看到大大小小的制鞋企业一家挨着一家,每到下午六七点钟,这些企业就将堆积在院子里的鞋底、鞋帮、鞋垫等下脚料全部装车运走,有的运到专门指定的鞋厂垃圾堆放处,有的怕花钱多走路,直接就地倾倒焚烧。

 

5.jpg

今年77日晚正在焚烧鞋厂废料的场景


垃圾相伴  村民苦不堪言

“苇绿荷香碧波漾”是世人印象中美好的白洋淀。可是,就在安新县城东南方向的端村码头,记者见到了截然不同的白洋淀。

“今年的水比往年好很多,据说是因为淀里不让养鱼了,还有县里很多鸭绒厂都停了。过了这阵风,养不养鱼、鸭绒厂是否继续开就不知道了。”与村民聊着天,记者坐船抵达对岸码头。走了约一里地,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熏得同行的人猛咳,村民说杨刘庄到了。沿着杨刘庄一直向南至刘李庄,沿途数里的河道简直就是臭河万花筒,垃圾色彩变化多端、气味浓烈刺鼻……

从北向南,首先跃入眼帘的是红色臭河沟,然后有土绿色的、黑绿色的、白绿相间的、灰白色的、灰黑色的、红色的、粉色的,以及粉灰相间的河面。有些河面被白色垃圾覆盖,有些河面被黑色垃圾覆盖,有些河面被各种颜色的垃圾覆盖,两岸满目疮痍,气味令人窒息。

526日是刘李庄当地去庙里上香的日子,记者在此看到,臭河旁边的马路上摆着各种摊位,记者问几位摊主“臭不臭?”有人皱眉咧嘴:“没法儿!没人管!”有人笑问:“你们是哪儿来的?”在这期间,不断有马路对面的人拿着红色塑料桶过来倒垃圾,而安新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刘李庄工商所就在黄绿色臭河的岸边。不远处是刘李庄税务所,但牌子只剩下“税务”二字,税务所大门口正对着河道垃圾场。看上去大家已无奈习惯了与垃圾相伴的生活方式。

看到记者拍照,马路对面有位妇女喊道,“那边比这里更严重,你们去看看吧。”一会儿,有个中年男子走过来,说有两个地方比这里更严重,记者说来时看到有些地方冒烟,请他带路看看,此人看记者很认真,竟然说了句“我什么也没说”,就匆匆离开了。

走访的过程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我们靠着河堤,焚烧垃圾时窗户都不敢开,即便这样,一到刮风的时候,关着窗也没用,晚上睡觉都能被呛醒。制鞋企业用镉处理皮革,对地下水污染非常厉害,过去吃水打几十米深的水井就可以,现在打几百米深的水井也不敢用,我们现在都靠从外面拉水吃。过去,大人小孩生病顶多就是头疼脑热,现在一查往往就是癌症,还是晚期。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现在这种环境,不种田了?不吃?不喝?不喘气了?”

一位当地老乡把记者当成专家,问道:“企业怕排放污水被抓到罚款,就打了口井,偷偷把污水排到井里,我们要吃水打井,得离开排污井多少米,才安全?”记者无言以对。

 

6.jpg

安新县白洋淀境内三台镇杨孟庄村的萍河河水,黄色的污水常年聚积在此,据周边村民告知,他们不敢用该河里的水浇地。


烧下脚料释放致癌气体

针对鞋厂露天堆放和焚烧废料的危害性,《环境与生活》记者特地采访了青岛海洋科技大学的仲维仁教授。

仲维仁教授介绍:“像这样的下脚料长期堆放,会对土地资源造成极大污染和危害。如果大面积大量堆放,遇到高温季节内部热量聚集温度升高,会挥发出非甲烷总烃类的气体,还会产生含有其他化学成分的气体。这类气体超过一定浓度,除直接危害人体健康外,在一定条件下经日光照射还能产生光化学烟雾,对环境和人类造成很大危害。此外,如果露天随意焚烧,除了产生黑烟外,还可能挥发苯系物、氰化氢、硫化物、二恶英、一氧化碳和一些碳氢化合物,这些都是影响健康的有害气体。二恶英是国际公认的一级致癌物,而且很难降解,长期在人体内累积可能致癌。”


与北京雾霾形成有关

面对如此活生生的严重污染环境、水和大气的个案,记者就有关情况分别采访了保定市安新县环保局和北京市环保局。

采访中,安新县环保局办公室一名女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到我们这里采访的媒体,必须先经过安新县委宣传部,只有涉及我局的采访,我局才能安排相应科室或者人员介绍相关情况。”

北京市环保局有关工作人员则对《环境与生活》表示:“北京的水有没有被白洋淀的水污染,我们不清楚,但北京近年来愈演愈烈的雾霾,与河北大部分地区焚烧垃圾有着极大关系。”

我国对于企业生产污染环境的行为有明确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在人口集中地区和其他依法需要特殊保护的区域内,禁止焚烧沥青、油毡、橡胶、塑料、皮革、垃圾以及其他产生有毒有害烟尘和恶臭气体的物质。违反该规定,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可处2万元以下罚款。

特别是自今年11日起新环保法实施以来,被责令整改的企业主如继续随意排污,将面临判刑坐牢。

另据新华社报道,针对白洋淀环境污染问题,今年4月环保部联合河北省人民政府曾约谈保定市人民政府,要求保定市对白洋淀淀区开展污染整治,确保今年6月底前全面整改到位,限期通过验收。

保定市人民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保定市政府一定不折不扣地按环保部、河北省人民政府的要求,确保在630日前整改到位。

 

7.jpg

白洋淀旅游景区某座桥下,大量生活垃圾漂浮在水面上。


上级政府约谈尚未见效

77日下午,记者再次驾车来到保定市安新县白洋淀境内的六里庄镇。这时,环保部、河北省政府与保定市约谈的整改期限——6月底已过去一周。但记者沿途看到,一个多月前所见到的垃圾山和企业排污不但依然存在,而且情况似乎更糟。记者驾车来到杨庄白洋淀旅游码头乘船到端庄码头,下船后经过安新县城直接来到三台镇。此时大约是晚上7点多钟,人们刚刚吃过晚饭,记者在山西村的一个洗澡堂附近看到,这家澡堂的烟囱里冒着滚滚浓烟,据附近村民讲,每天晚上七八点钟,很多大小鞋厂就开始焚烧鞋帮子等下脚料和废弃垃圾。有村民主动开着电动三轮车带领记者从山西村到大北头村,经过垫上村、申明亭村最后来到辛庄克村,记者目睹了多处焚烧鞋厂下脚料和废弃垃圾的现象,滚滚浓烟在夜幕中翻腾,飘向远处。

78日晨5点多钟,记者沿着以上村庄所有垃圾焚烧点观察到,有部分鞋厂的人将垃圾倾倒在露天焚烧点后,随手点燃,然后开着三轮车扬长而去。记者再次来到堆放鞋厂下脚料垃圾的场地,而这次看到的鞋厂下脚料垃圾堆,比以前堆得更高了。接下来,本刊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

 

 

 

 

 


网络编辑: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