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新闻 >

美研发环保子弹开一枪种一树?

发布时间:2017-02-28 14:30:00   来源:    浏览次数:306

作者:王琪峰


        美国军方正在尝试创造一个新的职称——环保军火商。事情是这样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月1日报道,美国国防部在美国联邦政府的“小企业创新研究资助计划”网站上发布了一份征集函,邀请企业投标生产可以降解还能“长芽”的弹药,解决以往弹药发射后废料污染土壤和水源的问题。这份2017年2月8日到期的“张榜告示”最终有多少企业响应还不得而知。不过这项计划看上去充满科技感,是真为了环保还是为了粉饰军火的杀伤性呢?

1.jpg

美国国防部正征集企业生产可降解弹药,在弹药里嵌入种子。弹药使用之后,这些种子能够利用弹药外壳和周边土壤自行发芽、开花、结果,以分解弹药污染物。

美张榜征求让子弹“发芽”

        美国的“小企业创新研究项目”网站又叫“联邦政府风投网站”,美国防部近日在网站上发布了一份征集函,内文写到,“目前美军每年制造并消耗了数量巨大的训练弹药,这些弹药需要数百年才能降解,有些可能会对周边土壤和水体造成污染”,为此,需要征集企业生产口径40毫米的低速榴弹炮、口径60毫米、81毫米和120毫米的迫击炮炮弹、肩扛式武器弹药、口径120毫米的坦克炮弹以及口径155毫米的火炮炮弹。这些弹药的外壳必须以可降解材料制作,更重要的是弹药内须放置植物种子,在弹药使用之后这些种子能够利用弹药外壳和周边土壤自行发芽、开花、结果,以分解弹药污染物。征集函还要求,动物进食这些植物后不会对健康造成不良影响。

        据报道,美军的“寒冷地区工程研究实验室”已经成功研发出可以在子弹中保持休眠状态的种子,它们被埋入地下数月后才会发芽。国防部称,开发这种弹药大致分3个阶段。首先研制40~120毫米口径的可降解训练弹,第二阶段是通过生产评估和实际射击监测,最后形成技术程序进行批量生产。有了这种技术,现在就需要一家能生产出环保又符合打击性能子弹的厂商了。

常吃中弹猎物体内含铅量高

        长期以来,子弹弹头一直以铅为主要材料。铅是一种有害重金属,它的价格便宜,质量较重,容易加工,用于制作弹药还有一定的润滑作用。铅的比重比钢、铁、铜都大,在形状和大小相同的情况下,重的弹头要比轻的弹头飞得远,用铅灌子弹头,可以打得更远。

        各类军事训练场所、射击靶场都是铅污染的重灾区。根据美国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的统计,美国的靶场超过7000个,据估计每年前往射击的人次约2000万,美国所有户外靶场一年含铅弹药的使用量可能超过8万吨。美国《西雅图时报》报道,肯塔基一个射击场退休经理的血液检测发现,其血铅含量比正常成年人高56倍,导致他器官衰竭。据估计,美国每年有1000万~2000万只动物死于含铅弹药的碎片,或误食被含铅弹药污染的动物,食物链各个层级的动物几乎无一幸免:从蛙类、鼠类到野鸭、天鹅,再到鹿、鹰、熊、人类,蒙受含铅弹药危害的物种超过130个。

        多个临床观察表明,子弹中的铅在动物体内很容易发生扩散转移,往往会游离中弹处的伤口而遍布全身,因此从中弹猎物身上彻底去除铅毒几无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常吃野味的人,体内铅含量比较高的原因。

        1991年美国出台联邦禁令,禁止用含铅弹药猎杀迁徙型的水禽,原因是据生物学家和环保主义者估计,美国每年约有200万只野鸭因吞食含铅弹药碎片而毙命。在联邦禁令颁布之后,美国又先后有34个州在更大范围禁止使用含铅弹药。丹麦等国也已立法禁止用含铅弹药进行狩猎。

  

美污染最重地七成是军事区

        美国环保署表示,美国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地区约有1300处,其中有900处左右是军事设施所在地,占比高达70%。这些军事重地存在五花八门的化学品泄漏与重金属污染,其中就包括使用子弹造成的大量铅污染。据美国五角大楼估计,对这些“脏地方”来一次彻底“清洗”或许要花上165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2015年全国军事预算支出的1/4。

       美国旧金山市曾有一个“太平洋射击俱乐部”,位于默塞德湖边,运营近百年。1994年该俱乐部不再使用含铅弹药。为使此处面积达11英亩(约66.8亩)的土壤重新适宜人类安全使用,政府不得不对地表以下约1.2米的土壤进行彻底置换,以去除其中残留的含铅弹药碎片,仅此举就耗费了2200万美元;而默塞德湖的水体治理由于需要投入更大量的资金,当地政府最终只能放弃治理。

        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斯特拉特福德市有一个“雷明顿射击俱乐部”,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曾营运了近70年之久。该俱乐部位于一个半岛之上,研究表明,此处的地表和附近水域堆积了500万磅(约2268吨)重的铅和110万磅(约499吨)重的其他有毒碎片,该地半数野鸭遭受了严重的铅中毒,各种贝类、牡蛎等水生生物体内的铅含量超过了正常水平10倍以上。

        康涅狄格州能源与环保局野生动物处的主任里克·雅各布布布森说,受潮汐作用影响,水流波动会将沉积在水底的有毒物质搅动到水面上来,这些有毒物质很可能被动物吞食。当地渔民与该射击俱乐部打官司,最终胜诉,可是清理工作却困难重重。

2.jpg

                                            1991年美国出台联邦禁令,禁止用含铅弹药猎杀迁徙型的水禽。

多国研发生产无铅弹药

        降低传统弹药造成的有害污染,对美军而言并非新鲜话题。1995年,美国武器工程研究中心成立“无毒武器联合工作组”后,美军就开始研制无铅弹药。不过研发过程并不顺利。美国投入约1200万美元的研发费用生产了约3000万枚钨质弹药后,本世纪初却发现金属钨的环境危害与铅不相上下;2008年底又开发出了一种铋锡合金的子弹,但因合金熔点低,其性能测试没能达标;2010年,美军投入使用的新型号子弹M855A1内核以铜取代了铅,但它的致命性不够,打中对方的心脏后,人15秒内还可以反击。其实,以铜等其他金属代替铅,亦会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

        限制军事活动对环境的严重破坏,一直是国际社会关注的重要问题。1995年瑞典政府决定寻找替代含铅弹药的武器,4年之后,挪威的军械制造商“北方弹药集团”(nordic ammunition group)生产交付了第一批无铅子弹。从那时起至2012年,“北方弹药集团”位于瑞典南部维特恩湖畔的工厂,已经制造了3.6亿枚无铅子弹,如今的年产量达到8000万枚。这种子弹的内核是钢制的,去除了包括铅在内的重金属。

        该集团表示,过去10年中有1200吨金属铅因此没有释放到自然环境中去。这种无铅子弹可以供德制突击步枪HK416使用,挪威、德国、法国、波兰、日本和美国等多个国家的军队都有这种步枪服役。

        2015年5月,加拿大国防开发研究机构表示成功开发出一种火药配方,以取代传统的火药配方——黑索金(RDX)。黑索金是一种高能炸药,富含铅,火力威猛,在二战中广泛使用。但它最大的问题是只在某些特定情况下才会爆炸,所以在战场或训练场上常常有爆炸不充分或不爆炸的现象出现,就会留下一些哑弹。哑弹中的炸药溶于水会污染地下水等。

        新配方不仅能避免哑弹,还将黑索金中的剧毒与致癌物质替换成对环境更友好的化学品。参与该项研究的还有美国、瑞典、英国、荷兰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军方。这种火药原本设计是用于射击训练的,因为价格便宜、性能优良,很可能在军队中列装。


虚拟训练取代实弹射击?

        除了研制环保弹药,人们还在其他方面下功夫,比如,2014年,加拿大军方宣布,该国魁北克省的瓦尔卡地亚军事基地用上了一种新型“绿色”靶垛,研究者表示,使用这种新型靶垛20年之后,它们的经济性将比传统沙堆靶垛提高54%,“因为这种靶垛将射击对环境的影响几乎降低为零,彻底解决了子弹残片金属回收的难题”。

        新靶垛装满沙子,外表覆盖一层有自我修复功能的薄膜,薄膜被子弹穿透后能自行恢复原状。把靶垛放入特制容器中,靶垛中的脏污会被过滤,之后进一步处理,可以防止污染地下水。薄膜在子弹击中靶子时消音降噪,减少射击造成的噪声污染。

        随着虚拟现实(VR)等技术的成熟,有人认为,在不远的将来,情景模拟式的虚拟射击训练将会取代实弹射击训练。

        其实,铅污染只是使用子弹的环境问题之一,用来给子弹密封、防水、上漆等的材料有些是有毒的,部分还会导致癌症。除了从技术、立法层面采取措施减少军火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值得人们深思的还有很多。

3.jpg

                                                          2012年,美国威斯康星州一家靶场回收的铅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