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活动您的位置: 首页 > 公益活动 >

中国在“一带一路”上可充分发挥可再生能源优势

发布时间:2019-04-12 16:13:23   来源:    浏览次数:306

绿色带路项目发布两份最新报告

◎本刊记者 季江云


1.JPG

此次发布会由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主持


4月3日,一带一路绿色发展研究项目(简称绿色带路项目)在北京发布两份最新报告:《“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发展合作路径及其促进机制研究》和《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重点案例国研究》。来自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国网能源研究院、亚洲开发银行的多位专家对这两份报告进行了点评。

 

一带一路为中国能源企业提供契机

中国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的《“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发展合作路径及其促进机制研究》报告,是第一份从中国企业角度分析“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合作的机遇和挑战的报告。该报告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快速增长的电力需求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投资机会。中国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空间大、前景广,已形成了电力境外工程总包(EPC)、境外建厂、境外并购、境外研发等为主的可再生能源国际开发合作模式。其中,EPC是中国对外承揽工程项目的主要方式,2016年占对外承揽工程总数量的80%。

  该报告建议在2020年前,中国以参与“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区域可再生能源项目为主,扩大可再生能源项目海外投资的宣传和推广,提升中国可再生能源企业的国际影响力;在2020-2025年后,逐步完善可再生能源一体化项目的开发及智慧能源、微电网等项目的应用和推广,着力提高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区域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市场参与度与市场认可度。该报告认为,中国企业应重点抓住新亚欧大陆桥、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及中非合作机制等三个100GW级别的重点可再生能源市场开发的战略性发展机遇,以光伏、风电为主线,积极开发生物质、地热能项目。

  这份报告指出,中国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合作还面临诸多问题,主要包括项目融资成本过高、中国标准的国际认可度不高、沿线国家可再生能源扶持力度不足及存在相关法律和政策风险等。以中国风电企业海外投资为例,中国企业的设备相比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具有一定的价格优势,但后者在海外项目的融资利率约为3%,而中国企业普遍高达6%-7%,中国企业设备成本低的优势被融资成本高的劣势所抵消。另外,中国企业之间存在恶性竞争,在多种形式的国际联合体项目竞标中,相互压低价格的行为困扰中国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国际项目的开拓。

为进一步促进中国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该报告提出了规划先行、加强国际交流、推进跨境联合研究、联合咨询、创新合作模式和融资模式等政策建议。


3.JPG

 发布会现场


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潜力巨大

  由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主笔的《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重点案例国研究》报告指出,东盟十国能源需求在过去17年里增长了73%,未来25年仍将保持年均2%以上的增长速度,高于1%的全球平均水平。目前,化石能源仍是东盟国家最主要的能源,化石能源消费占比74%左右,而可再生能源消费仅占6%。

  这份报告指出,东盟有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潜力。以印尼为例,该国可再生能源资源种类和资源量最为丰富,水能、地热、生物质能资源量均位列东盟第一,地热资源更是占据全球地热资源总量的40%;风力资源主要集中在越南、老挝、泰国及部分沿海地区,其中越南资源最为丰富。从经济潜力的角度来看,东盟国家迎来了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良好时机。例如,全球风电、太阳能在过去的15年间成本分别下降了65%和85%,全球陆上风电和光伏的平均化度电成本(LCOE)已经降至0.06美元/kWh 和0.10美元/kWh。对比2017年全球化石能源LCOE的区间(0.05美元/kWh – 0.17美元/kWh),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已具备一定经济优势。目前,风电成本已经降至与东盟煤电成本相当的水平,而且未来有进一步降低成本的空间。

  东盟已经设定了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占比达23%的总体区域目标,各成员国也据此设定了国家目标,其中老挝(59%)、菲律宾(41%)、印尼(26%)、柬埔寨(35%)、缅甸(29%)和泰国(24%)的发展目标均高于东盟总体目标。该报告强调东盟国家需要加强政治、经济、法律、市场等手段的综合使用以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首先,需要加强国家的顶层设计,包括在适当时机引进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度,促进绿色证书交易市场的建立;其次,要建立起配套的可再生能源激励政策,同时要帮助企业拓宽融资渠道,增强可再生能源产业融资能力。

该报告强调,由于东盟各国经济发展差距较大,区域内能源资源分布不均,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的制定需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以柬埔寨等经济相对落后、城镇化率低、电力发展滞后的国家为例,建议能源开发应重点以开放电源投资和解决无电人口为主;而对马来西亚等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且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国家,则需要制定创新的支持政策,积极推行可再生能源平价上网,以招标方式确定其上网电价。

  这份报告对越南和印尼进行了重点案例分析,认为越南可再生能源潜力巨大,中国可在电源建设、技术合作、电网互联互通等方面与之加强合作,应将风电作为重点投资方向;而印尼岛屿众多,各类可再生能源资源禀赋均好,中国可在基础研究、能源可及、电源建设等方面与之加强合作,将海岛多能互补作为重点投资方向。

此次发布会的主持人、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潜力巨大,中国政府及企业应发挥其在新能源制造业、项目设计施工等方面的优势,积极帮助沿线国家发展可再生能源。在这些国家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不仅有利于减少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保护环境和民众健康,加速能源结构转型,还有利于中国打造“一带一路”良好的国际形象。


2.JPG

 亚洲开发银行高级能源与绿色金融顾问沈一扬对报告进行点评


秸秆是重要生物质能源

在此次发布会上的媒体提问环节中,《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提出,近日西双版纳、昆明等地空气污染严重,分析称是泰国农民焚烧秸秆所致。秸秆作为一种生物质燃料,也属于可再生能源,我国目前秸秆能源化的技术水平如何?结合绿色带路项目,我国相关企业在东南亚的生物质燃料方面有哪些契机?

《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重点案例国研究》报告的主讲人张世坤说:“我国前几年焚烧秸秆问题也比较严重,但目前开始鼓励农民用秸秆来生产沼气,这就是一种生物质燃料的利用。具体到东盟国家,首先要看政府的控制力,能否有效约束农民焚烧秸秆;其次是政府部门要鼓励把秸秆作为生物质燃料利用。”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卫权认为:“焚烧秸秆在中国也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农业部、发改委、能源局、生态环境部都很重视,尽力把秸秆做到‘五化’,能源化、饲料化、原料化、肥料化、基料化,能源化只是其中一种方式。在这方面,国内已做了很多利用秸秆发电的电厂,目前也在推秸秆压块供热,北方地区推清洁取暖,代替燃煤。国内相对成熟的技术,在绿色带路项目实施过程中,能有效缓解相关国家秸秆焚烧带来的污染。”

  杨富强补充说:“对秸秆焚烧造成的污染,我们每个相邻的国家都有责任,大家一起来利用这种生物质能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