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艺术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态艺术 >

止痛贴上的千佛像

发布时间:2017-07-26 15:16:10   来源:    浏览次数:306



陈儒斌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师章燕紫在止痛贴上画佛像,无意中发现了艺术与宗教结合后的双重“止痛”功能。这位习惯于在中国传统书画材料上创作的艺术家另辟蹊径,创作了医用器械、药丸、胶囊等医疗用品艺术系列,令观众在作品前感动到流泪。


中央美院中国画系教师章燕紫在纽约展览现场  陈儒斌/摄影


在2017年3月的纽约军械库艺术展姐妹展“Volta NY”中,见到北京艺术家章燕紫的一批以医疗为主题的作品,这让我觉得熟悉也意外。熟悉的是,章燕紫正在自觉不自觉地进行着“艺术治疗”,将艺术的社会功能更加具体化;意外的是,章燕紫直接用医疗用品作为绘画材料,这个罕见的行为本身,也让艺术在创作方面增加了新的可能性。

“艺术治疗”是我近年在纽约采访中经常接触到的话题,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逐渐发展壮大的“艺术治疗”,成为美国“二战”之后非常强大的艺术事业。不过,在中国大陆的这个话题好像还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不少朋友提出,艺术之所以有用,是因为艺术的“无用”,只有审美功能,而没有实际的用途。其实艺术世界那么大,各种可能性都会出现,“艺术治疗”就是艺术用途非常重要的一种。


章燕紫喜欢在止痛贴上画植物尤其是药用植物的花叶    陈儒斌/摄影


美国观众在她的作品前流泪


2017年3月1日至5日,“Volta NY”艺博会在纽约开幕,这是一场专注于艺术家个人展的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位置就在纽约军械库艺术展(92和94号码头)隔壁的90号码头,许多观众都购买军械库和Volta的套票进去参观这两个艺术博览会。

展览之前,在名单中看到香港方由画廊带来中国艺术家章燕紫的作品参展,但没有注意到太多的详细信息,看图片和看实物的确也是两回事。我站在展厅中直面章燕紫的作品,一些小幅的医疗题材绘画和小型止痛贴及纱布艺术装置,两件大型的止痛贴千佛拼图,在展厅淡淡的药味中,这些作品被安静地陈列着,我一下子就被抓住了。这些作品,让我感动!

章燕紫也说,她自己也感觉意外,展览效果很好,观众很多,有人会说特别感动。自己在创作时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但观众的反应让她出乎意料,居然有美国观众在她的作品面前情不自禁地流泪。章燕紫说,难得在纽约遇到了不少知音。


在每一片止痛贴上画佛像,就成了止痛贴千佛像。    陈儒斌/摄影


医疗用品成了创作新材料


章燕紫从前在学校学习的是中国画,非常传统的专业。通常,学中国画的人,传统的意识和观念相对比较浓厚,往往没有学习西画的艺术家那么大胆去寻求突破。

章燕紫是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师,工作中要给中国画专业的学生上线描课,主要都是一些传统题材的作品,如《八十七神仙图》等,使用的一直都是传统宣纸、毛笔等中国画材料。

2010年的一天,章燕紫偶然看到桌上有一片止痛贴,便随手在止痛贴上面勾了一个神像,画完之后,突然发现有一种“重叠”的感受。宗教于人而言,也具有止痛的作用。

这个无意的尝试,让章燕紫打开了创作的新路。


纱布作品局部


中国画这么多年来,在材料方面的改变一直不大。从止痛贴开始,到采用医疗用的纱布来作画,或制作装置作品,或作品中大量出现的医疗题材内容,以及采用止痛贴创作的佛像,都成了章燕紫特别用心创作的新材料作品。



章燕紫作品《空芯片》   2016年香港医药博物馆《本》展览


从“挂号”到“止痛”


章燕紫这次纽约展览的作品,有纱布装置,有医疗题材绘画,也有两幅大型的止痛贴千佛像拼图(装置)——体现章燕紫近年来艺术探索最重要的两组作品。

2013年,章燕紫对在止痛贴上绘画,已经很有感觉。这一年,章燕紫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展出题为《止痛贴》的个人展览,有27幅大型“止痛贴”作品。这些画在止痛贴上的佛像,外表看起来就像敦煌千佛洞里那些壁画一样。

在《止痛贴》个展中同时展出的《挂号》系列,是章燕紫创作生涯的一次大转折,展出她2012年以来创作的一系列小品式组画。章燕紫将代表着现代社会医学文明的医用器械、药丸、胶囊整理为一个视觉谱系,以符合水墨画本体的样式一一陈列。艺术家并不去直接表达身体外部的疼痛和苦楚,而直追身体内部给予人慰藉的“止痛之物”,进而将“苦”上升为一种形而上的哲学关注。

从《挂号》到《止痛贴》,章燕紫将医学的“慰藉”隐喻提升到宗教的层面。画面佛像皆描绘于常见的中药止痛贴之上,艺术家就像古代莫高窟绘制千佛的画师,日复一日虔诚地劳作。

展览中的《止痛贴》系列作品,远看是绘画,近看是大型装置,这样的展览形式打通了古今。展览策展人徐累先生指出: “展示现场说不清是为世俗痛感不平,还是为宗教情感供奉,满满当当,药味弥漫,视觉和嗅觉产生的幻觉远远不是语言的媒介可以言尽的。”












2017年3月纽约展览现场   陈儒斌/摄影


让艺术为心灵止痛


章燕紫指出,常人用药物来进行止痛,有信仰的人士,会用宗教来止痛。这两种行为,做法及效果可能非常类似。难怪有人指出宗教是人类的“精神鸦片”,说的其实就是止痛。

我们在电视中经常看到藏族同胞的“转山”,其实就是一种强烈的藏传佛教宗教仪式,通过身体的劳累,达到内心的平静。

章燕紫的“止痛贴”不仅是精神上的“止痛”。这些作品绘在小幅止痛贴上,小幅止痛贴拼出大幅的绘画作品。由于绘画材料是止痛贴,因此在展览现场,观众会闻到药物的味道,“治疗”的特征更加明显。



绘画作品《抗体》     陈儒斌/摄影


找到人类共同的痛点


这次纽约Volta艺术展,章燕紫的作品是由香港方由画廊(Galerie Ora-Ora)带来的,我从网上搜索了解到,2015年3月,方由画廊曾经将章燕紫的作品以个展方式带到了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方由画廊艺术总监徐锦熹女士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我们带来的是章燕紫的《止痛贴》系列,这个系列作品传达的东西是在全世界都通用的,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每个人都会有伤痛、有疾病,都想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去医治,所以我觉得,她的这个作品是跟全世界沟通的一个很好的渠道。”

2016年,章燕紫这批作品也在香港医药博物馆展览过,纽约展览基本上是香港医药博物馆展览在美国的延续。

艺术之所以让许多人找到特别的感觉,就是因为它不但采用了人类共通的语言“艺术”来表达,而且还找到了许多人共同的“痛点”,因此得到更多共鸣。





网络编辑:余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