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艺术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态艺术 >

渺小的人和巨大的沙画

发布时间:2017-12-06 20:43:25   来源:    浏览次数:306

家人接二连三得了精神疾病,让吉姆极其惶恐,他像阿甘一样一口气跑到海滩上画啊画,留下一幅幅巨大的画,瞬间又被潮水淹没。20多年过去了,他还没停下来。

4aeb0002d3d9949d02b5

吉姆本职工作是厨师。他这两年办起了新活动,邀请朋友们或陌生人到自己海边的画作旁吃饭,餐桌都无比长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叫做吉姆·德尼温(Jim Denevan)。

吉姆出生于1961年,年少时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克鲁斯长大。他有8个兄弟姐妹,小时候的日子过得吵吵闹闹,但也挺幸福。可是在5岁那年,吉姆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打击:他的父亲因为脑瘤,突然离世了。

4aee0000de995abfa72b

美国沙画大叔吉姆·德尼温

家里有多个

精神病患者的惶恐

之后的日子,9个孩子都由母亲一人拉扯大。吉姆和母亲关系非常亲密,经常帮她种地、做菜,干一切农活。为了赚钱养家,他早早地跑到欧洲当模特,之后又成为一位餐馆大厨。原本,吉姆也许一辈子都只和烟火气的厨房打交道,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一切都变了。

首先是自己的一个兄弟因为精神分裂导致的并发症去世,之后另外两个兄弟也被查出来患有这种精神疾病,全家人惶惶不安。到1995年左右,母亲又患上阿尔兹海默症,生活难以自理,她渐渐变得谁也不认识,包括亲密的儿子吉姆。

生活的重重打击,加上厨房工作的重压,吉姆心中有一股郁气憋着,直到一天晚上。“那晚,我来到沙滩,想在那里散一会儿步。大海的潮水离沙滩很远,很平静,我突然想蹲下来,用手指画一幅沙画。我画了一条6米长的大鱼,我退了一步看看,非常满意。那晚我越画越喜欢,于是在整片沙滩上画满鱼⋯⋯我爬到附近的山顶上,从上往下看整幅图,伴着夜色的灯光,群鱼图很美,我就对自己说,你应该继续画下去。’’”

为了疏解内心的痛苦,吉姆经常一有时间就往海滩跑,伴着海风、海鸟和潮水声,在沙滩上画上几个小时,感觉重归平静。

从那年开始,吉姆就一直一直地画下去,渐渐的,他的沙画越来越大,非常宏伟,又极其精细。

4ae90002dda9c7665741

吉姆的沙画特别大,最大的画周长16公里,人站在其中显得非常小。

  • 沙画是心理平衡游戏

吉姆用的工具非常普通,就是树枝(这是他用得最顺手的工具)、犁耙,或者是雪铲。从一个小点开始,不断往外扩张,越画越大,有时宏大到了有些恐怖的地步,周长居然到了16公里。因为沙画极大,有时作画的他在照片上已经小成了一粒点,几乎看不到。但无论多夸张的沙画,凑近了看,其实都是简简单单,一点点把沙土翻出来而已,或者用脚踩。如果想画的图实在太大,吉姆偶尔也会用上汽车。

4aea00005744ef9e9241

吉姆喜欢画重复的圆形、椭圆、几何形状,从远处、高处观看,对称的图案排列整齐

吉姆在美国、俄罗斯、智利、澳大利亚、阿根廷等不同国家的海滩上都画过。画完一幅画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但是毁掉它,比如大风、潮水,只有短短的一瞬。

“画沙画对我而言,是一种平衡游戏。”吉姆在接受采访时说。“作画的时候,我要找到心理和生理上的平衡。“

“海水就像一块大型的橡皮,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涌上来了。所以我必须把注意力放在即刻作画上,也让我懂得欣赏瞬间即逝的美。”

  • 坐在飞机上看全景

吉姆的作品非常特别,因为画面太大,和人的体型形成极大的反差,这反而有了另外一种美。一个渺小的人类试图在大地上留下印记,作画时拍下的照片,也充满了哲学思考。

吉姆做过最大的画是周长16公里、在沙漠上制作的沙画,这幅画成了世界“最大艺术作品”。当时为了完成这幅画,他一天走了约48公里。

4aeb0002dce1b82ca764


另一幅极大的画是吉姆在俄罗斯冰冻的贝加尔湖面上做的,从一个小圆开始,直径只有45厘米左右,之后一个个圆越来越大,伸展到了几英里。坐在飞机上,吉姆才能看到全景。

  • 潮水淹没后就有了新画布

吉姆做沙画已经20多年了,却丝毫没有腻味。对他来说,这就是一种上瘾般的爱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画沙画呢?”

有些人觉得所有的作品最后被自然毁掉,感觉很可惜,但他不这么看:“我就喜欢这种感觉,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离开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有,作画这事本身就足够了。“

“在沙上画画,这就是我的最终目的。画完了,然后被潮水淹没,天天如此。我知道我画的所有画作都会被毁掉,但毁掉后,我每次都能拥有一张新画布,画上新的东西。”

这样的心态,真的有点酷呢。

4aed000267c6030cbdee


  • 坐在沙画旁进餐

吉姆已经快60岁了,仍然画笔不辍。休闲的时候,他还会邀请朋友们到自己的画作旁吃饭,感受自然风光和美食。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厨师。他这两年办起了新活动,安排陌生人坐在农场或田野旁聚餐,感受食客与食物本源的关系。

4ae90002e1f7a4286735


有意思的是,田野聚餐仍然体现着吉姆在沙画上的美学,每张餐桌都无比的长⋯⋯

能将这么多有意思的事都做到极致,这位大叔真有点厉害。(fangzhou)

(如需要转载,请注明转自《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廖素冰

网编:吴燕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