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您的位置: 首页 > 主张 >

中国需要少烧多少煤?

发布时间:2015-05-28 15:01:00   来源:    浏览次数:306


马骏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    ◎肖明智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博士后)

 

在讨论PM2.5的治理问题时,降低对煤炭的依赖是大多数人认同的观点。但是,煤炭消耗量究竟需要削减多少才合适,专家们往往莫衷一是。本文试从经济学角度探讨,如果要实现PM2.5减排目标,中国的常规煤炭消费量需要下降到什么程度,并提出了一些政策建议。

 


若不改革 PM2.5将飙升70%


本文把“常规煤炭消费”定义为煤制气、煤制油所使用的煤炭之外的污染性煤炭消费,包括传统的火力发电用煤、工业用煤和居民用煤。

目前我国城市的年均PM2.5浓度为65微克/立方米,政府确定的治理目标意味着,2030年全国城市平均浓度应该降到30微克/立方米。

按目前趋势(如果不改革),中国的煤炭消耗量至2030年可能再增加50%,乘用车数量将由现时的1亿辆增加到4亿辆。如果单位煤耗的排放与单位汽车排放不变,2030年我国城市年均PM2.5浓度将上升70%,飙升到110微克/立方米的水平。

 


若部分改革  PM2.5仍难达标


假设在部分改革的情景下,末端治理措施被严格执行,政府同时有效地推动产业结构和交通运输结构的转型,效果如下:

2030年的乘用车保有量控制在2.5亿辆(目前“专家”普遍预测为4亿辆);20132020年,累计提高铁路总里程60%,提高地铁总里程4倍;在20202030年,进一步增加铁路里程60%,增加地铁长度230%;通过执行更严格的燃油质量、汽车排放标准以及推广电动/天然气汽车的应用,将单位汽车每公里的污染排放量削减82%;在煤炭行业使用清洁减排技术,让单位煤耗的PM2.5排放在未来18年中下降69%,年均下降6%;在18年内第二产业占GDP(国内生产总值)比重降低9个百分点,城市居民地铁出行比例从7%上升到25%

通过模型模拟发现,如果常规煤炭消费占比不下降,即使上述措施用到极致,产业结构和交通运输结构也有明显改善,到2030年,我国城市年均的PM2.5浓度仍将达38微克/立方米,仍高于30微克/立方米的目标。

 


煤炭消耗量需年均下降0.8%


如果把GDP增长目标和PM2.5减排目标作为双重宏观约束,根据模型,在20132030年,我国常规煤炭消费需要以年均0.8%的速度下降,累计下降14%。换句话说,为了达到将全部城市年均PM2.5浓度在2030年降低到30微克/立方米的目标,我们的模型要求在18年内,常规煤炭消耗量累计降低14%,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从67%降低到32%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常规煤炭消耗量要立即下降。事实上,我们也为未来18年中的不同时期设计了不同的增长速度。如果未来几年中,脱硫脱硝等清洁技术大力加强,集中供暖能够大力推广,常规煤炭消费量仍可以在2016年前保持低速增长。在我们的预测中,20132016年允许常规煤炭消费量低速增长(年均约1%),2017年之后则应有较大的年均降幅。这个预测也考虑到最近几年内清洁能源的基数仍然较低,还难以大规模替代常规煤炭消费。

 


设计了一套财税政策组合


若无改革措施,我们预计常规煤炭消费量的增长率在未来4年(20142017年)内仍将延续近年来缓慢减速的趋势,保持年均3%左右的增长速度。为了达到2030年的减排目标,今后4年的常规煤炭消费量年增长率,应该下降到1%左右,2016年见顶。

基于上述要求,我们设计了一套包括财税手段在内的政策组合。

一,将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排污收费标准提高一倍

目前,二氧化硫(SO2)和氮氧化物(NOX)的排污收费标准过低,相比于安装减排设备的成本要便宜很多,因此许多企业更愿意支付排污罚款。比如,目前全国只有部分省份的二氧化硫排污费征收标准达到1.20/污染当量(折合1.26/千克)。与此同时,对多家电厂的调查统计显示,火电厂每单位脱硫成本却高达3/千克左右,其他企业的成本因无电价补贴而更为高昂,企业因此不愿意安装并运行脱硫设施。另外,中国氮氧化物的排污征收标准目前普遍低于1/千克,只有少数地区(如上海)新调整为1.26/千克,同理,过低的排污费无法激励火电企业安装和运行脱硝设施。

当然,征收排污费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增加政府收入,更重要的是让企业主动选择投资脱硫脱硝设备,进而减少燃烧煤炭带来的排放。

二,将煤炭资源税提高到5%并开征碳税

我国煤炭资源税税率过低,无法达到抑制过度消费的目的。目前的煤炭仍然实行从量计征的方法,主要产地按3/吨~5/吨进行征收,相当于煤炭生产价格的0.5%0.8%左右。目前在我国主要能源品中,石油天然气已经实现了资源税从量到从价的改革,煤炭资源税的改革势在必行。

碳税以环保为目的,希望通过削减二氧化碳排放来减缓全球变暖。碳税通过对燃煤和石油下游的汽油、航空燃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产品按其碳含量的比例征税,来实现减少化石燃料的消耗量和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根据环保部规划院课题组的建议,煤炭每吨、石油每吨、天然气每千立方米,分别应征收11元、17元、12元的碳税。按照煤炭价格600/吨,石油价格4200/吨,天然气价格3/立方米计算,相当于对煤炭征收了1.8%的从价碳税,对石油和天然气征收了0.4%的从价碳税。

三,补贴清洁能源发展

假设将上述税费政策带来的新增财政收入的一半,用于补贴清洁能源的发展,使其产出增加,相对价格降低,就可能推动对常规煤炭消费的替代。从宏观结果来看,以上政策组合会使GDP累计降低0.27%,累计推高PPI(生产价格指数)0.29%,但对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影响仅为0.01%,可以忽略不计。       

在环境治理过程中,由于需要进行相关设备的投入,且这一投入并不直接带来产出的增加,故等同于每一单位的产出,需要更多的资本投入,GDP略微减速是不可避免的成本。

(节选自《PM2.5减排的经济政策》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