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您的位置: 首页 > 主张 >

王元丰:“基因编辑婴儿”能否让人类警醒?

发布时间:2018-11-27 15:05:57   来源:北京交通大学教授 王元丰     浏览次数:306

2018年11月26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中国科学家宣布他们开展的对人类胚胎基因进行编辑的两个女婴诞生(以下简称“基因编辑婴儿”)!这个消息,在中国科学届、在中国社会,乃至国际科学界投下了一颗炸弹,引起人们的强烈关注和激烈讨论!就我在科技界工作三十多年的经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像“基因编辑婴儿”这样的科技事件,让社会这么关注、这么忧虑。即使是人工智能机器人AlphaGo战胜人类顶尖围棋棋手,也没有在社会上引起这样的社交媒体风暴。因此,这是一个突破性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人类对人的胚胎基因进行编辑,产生符合人类需求的婴儿,这给人类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这让很多人无法想象!无法接受!


一百多位生命科学领域的中国科学家对“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进行谴责,各路媒体连夜挖掘各类相关信息(这也是过去所未见过的),而事件主导者贺建奎副教授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发布公告指出“基因编辑婴儿”工作与学校无关,并认为贺建奎违反科学伦理;相关医院说此事他们不知情、婴儿也不在他们医院出生,而从深圳、到广东以及中央政府的卫生和科技部门也紧急表态,要及时调查和处理。而事件的当事人贺建奎则通过社交媒体表明立场:坚称“基因编辑婴儿”没做错!坚信历史(伦理)终将站在我们这边(We believe ethics are on our side of history)!那么,该怎样对待这一事件?就是像很多人期望的对贺建奎团队及相关的医院和有关单位进行处理就可以了吗?中央和地方政府新出台几个文件严格限制相关科研和实际应用就解决问题了吗?我觉得远远不是这么简单!这是一个整个人类层面都需要认真面对的科技伦理问题!有这么严重吗?“有”,我必须再次大声地说“Yes”!


因为现在的科学已经非常强大,强大到不止一两个科学和技术会挑战人的伦理!马上会有成群结队的让人意想不到的新的科学和技术,像这次“基因编辑婴儿”一样出现在人类的身边,冲破人类原来伦理的界限。今天的“基因编辑婴儿”让很多人接受不了。那么我告诉你,同样还有类似的已经完全成熟的科学技术,也会让你觉得非常震惊!比如。男女异性结合进行生育,这是自然届的规律,但是,哺乳动物的同性生殖已经在实验室中成为了现实!也就是现在两个雌性老鼠可以生小老鼠了,未来两个女人或两个男人可以生孩子了!这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只是还没有其他科学家敢于像贺建奎这样闯“红线”。另外,去年中国医生与意大利医生合作进行的“换头术”,虽然只是在人的尸体上实施,未来一个人的头颅与另一个人身体组成的“新人”出现在社会上是很有可能的。这样的“人”你觉得接受得了吗?当然,还有大家讨论非常多的人工智能带来的伦理问题!比如机器具有人的情感具有人的意识了。现在性爱机器人已经发明和应用,人和机器进行性爱,未来人可能和机器进行恋爱,这样的伦理问题,你能接受吗?我无法列出全部名单,而且这样的挑战人类伦理的名单还在不断增长。我知道还有很多人类想不到的很多“恐怖”科学技术要出现。


我想说一句话,科技伦理问题不是“基因编辑婴儿”这样一个孤立事件,已经有来自不同领域非常多的挑战人类伦理的科技出现在人类面前。然而,虽然有很多科学家、科学组织呼吁关注科学技术伦理问题,这么多年来,不仅在中国,世界各国对科技伦理问题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确实已经强大到能够改变人类,改变上帝规则。已经去世的科学家霍金、企业家埃隆•马斯克,他们都发出过严厉的警告,但是似乎也就是说说而已。对科技伦理问题必须予以严肃地面对!这是摆在人类面前的重大问题!我希望“基因编辑婴儿”这件事儿成为一个转折点,让人类社会能够警醒!


第二个观点,我想说现在很多的科技伦理问题,快要达到了失控的边缘!这次中国科学家联名谴责贺建奎,说他“疯狂”,超出了底线。有些人说贺建奎团队是为了名利,这对那些踏实守则的科学家“不公平”(请您对此自行做更多解读)!国际上一些科学家质疑贺建奎的做法,不符合科学研究的规范。但是,这里我要指出:第一,评价贺建奎的行为对错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我不认为贺建奎是“魔鬼”,我看他还有一定规则,自己建了做人体基因编辑的“五大守则”。最大的问题是,由于世界和中国对科技伦理问题重视不够,仅靠现有的一点规章制度,是不足以规范一些人做挑战人类伦理的研究与实践。贺建奎说:他不做一定会有其他人来做!不在中国也会在其他国家出现。


其次,我想说:我们目前的法律法规远不足以限制科学技术在人类伦理边界外活动!所以,科技伦理问题快要失控了!为什么说要失控?人类有很强的开展这类活动的欲望!开展这类工作也有其符合人类伦理的要求。从贺建奎团队所发布的一些声明,以及他本人在社交媒体发的视频看。他也有他治病救人这样崇高的理由来进行这项基因编辑工作。比如他说的“基因编辑婴儿”可以不被艾滋病传染。当然还有国内外科学家质疑的这种抗艾滋病的方式,这可以进一步讨论。但更重要的问题是是否应该开展超越现有人类伦理范围的科学探索?现在很多人是同意贺建奎的观点。对这次“基因编辑婴儿”,世界著名的科学杂志《自然(Nature)》《科学(Science)》网站都第一时间做了报道。《自然》报道今年7月,在英国做的319名受访者以及在中国公众4196受访者的社会调查显示:70%的人支持开展人体基因编辑用于治疗疾病。这次国内外科学家对贺建奎的做法质疑是因为目前“基因编辑婴儿”有风险。那如果没有风险,是不是就可以做?如果没有风险,是不是可以开展贺建奎反对的让人更聪明、让人身体更强壮的基因编辑?目前的状况是对科技进展带来的问题不重视,可能会使科技发展走错方向!更很可能让这些科技落入反人类的人和群体中,那样,人类的灾难就来了!所以,我说科技发展快要失控了!无论承认与否,“基因编辑婴儿”科技伦理事件摆在面前,我们能不能管得住?我们能不能管的对?需要来全社会、全人类认真的讨论和反思!


第三个问题,我们该怎么做呢?必须看到正如国外科学家所说,“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并没有违反中国的法律,因为我们的法律没有对此进行规定。这个事件的根本问题在于,我们人类是否能够理性地对待科技发展!不仅仅把科技作为促进经济发展的工具,不仅仅把科技视为给人类社会带来福祉的手段!把对科技带来的负面效应认识,上升到足够的高度!能够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人类发明的科学技术给人类带来灾难!而不是就事论事!去年“换头术”事件后我写文章呼吁:在国家层面成立一个由政府高级官员、科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企业家组成常设的科技发展安全与伦理委员会。科技伦理问题与全社会、全人类、全世界密切相关!科技伦理需要来自社会各界人士共同研究应对!那种认为只有科学家才能够讨论科技问题的观点是肤浅的(这种观点在科技界挺有市场)!这个委员会要长期针对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安全、伦理问题进行深入研究,理清现代科技对人、对社会、对国家的伦理影响,给出我们应采取的应对战略、行动方案,国家可以在此基础上,经过立法、行政措施,予以实施。


另外,要在联合国层面,成立像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那样的组织,对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安全、伦理问题进行深入研究。联合国的委员会可叫做联合国政府间科技伦理安全委员会,英文是IPSEST(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Security and Ethics of Science & Technology)。为什么要在世界、联合国层面成立这样的组织?这次“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不仅是中国一个国家的科学家在做,贺建奎的美国导师和他共同实施,去年哈尔滨医生的换头术,是和意大利医生合作开展的。这说明这类事件采用跨国合作的方式较多,世界很多国家都面临这样的挑战。科技发展带来的伦理问题,不是一个国家所能独立应对的。人类必须共同努力,才能把科技这个人类的共同发明创造的成果掌握在手中。


有人说“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我还想用弗兰克斯坦(Frankenstein)来做比喻。弗兰克斯坦是科幻小说中是人类创造的怪物,最后把科学家杀死了。科技发展最后要把人带到哪里?“基因编辑婴儿”让全社会都高度关注,希望这件事能让人类警醒,开展确实有效的行动管控住人类创造的科学和技术,不让其成为弗兰克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