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您的位置: 首页 > 主张 >

我国碳排放总量有望提前达峰

发布时间:2018-04-03 11:53:22   来源:◎杜祥琬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    浏览次数:306

新时代要实现新型发展,而新型发展需要新的能源的支撑,需要能源实现绿色低碳的转型。党的十九大报告非常明确地指出,现在发展的方式要进入一个新阶段,要从高速度的增长走向高质量的增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这也是新阶段、新时代的一个标志。——编者

主张1-杜祥琬.jpg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 


摒弃带来不良后果的增长


我们曾经有几次人为的经济刺激,使得我国经济增长率大大高于潜在增长率。盲目追求经济的高增长并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所以,要摒弃那些对国家和人民带来不良后果的所谓经济增长。


我国大面积的雾霾是有违“以人为本”的发展初衷的。PM2.5的构成挺复杂的,但多个研究团队发表的研究结果都表明,2/3的PM2.5源于煤炭、石油的燃烧,而引起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的3/4都来自高碳能源。污染源和温室气体是两个概念,但它们基本上同根同源——来自高碳能源。所以,要实现“绿色、低碳、美丽”(十九大报告加了“美丽”两个字)这6个字可不简单,它就不是平面型发展能解决的问题,它是一个立体的、深度的发展,也是“两山理论”和“以人民为中心”思想的体现。这就要求我们的发展要有新的增长点,这也是新时代的新要求。


提高终端能源中电力的占比


近年来,我国的年经济增长率大体保持在6.5%左右,去年是6.9%。但是,我觉得今后几年,根据现在生产要素的情况来看,可能在6.5%左右。我国每年的能耗增长率大约是1%至2%,以比较低速的能源增长来支撑一个中高速的经济增长。这样一种新常态应该说为优化能源结构提供了很好的机遇。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能耗的增量只有2%,这就完全可以由低碳能源,包括可再生能源、核能、天然气(相对低碳的化石能源),这样几种能源的增长来满足。


此外,我们还要提高终端能源中电力的占比。目前,终端能源中电力的占比大约是25%,还需要大大提高。提高的办法就是把终端能源当中那些不发电的部分,比如说散烧煤,减下来。另外,我们开车用的油也要逐渐用电替代,提高电的比例。


我国的能源强度仍然偏高


第二部分我想说一下能源的转型,向绿色、低碳转型。能源转型在我国的驱动力首先是改善环境质量,并应对气候变化,同时也是为了培育新的动能、新的增长点,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中国的能源转型首先要强调节能提效,这是能源的战略之首。


作为一个用能大国,我国在本世纪前15年的能源强度下降了30%,这是一个进步;主要高耗能行业的能效提高了19%,这也是一个进步。但是,我们仍有很大的节能潜力。拿2016年的统计数据来说,我国的能源强度仍然偏高,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55倍。也就是说,我国2016年的GDP是全球的15%,而消耗了全球23%的能源。


煤炭消耗总量进入下降阶段


我们正在推行低碳城市试点、智慧城市试点,最近提出“无废城市”的概念,环保部也要启动“无废城市”试点。这些都有利于节能减排,有利于社会的治理和公民素质的提高,这个意义是非常深远的。


做好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这个大文章,同时就会逐步减少它在全部能耗中的占比。煤炭是有过很大功劳的,但也造成很多问题,现在总的发展趋势是我们要用好它,同时要逐步减量。煤炭最近几年的消耗总量已进入下降阶段,2013年的消耗总量最高,2014、2015、2016年下降了,2016年同比下降了4.7%,2017年有一点增长,但也不会超过2013年的消耗量。应该说,这是经济新常态下产业结构调整的必然结果,也是污染治理的必然要求。


煤炭消费在我国一次能源中的占比现在接近62%,2020年会降到58%,这个数据已经写进“十三五”的能源规划了。2030年到2050年,这个比例还会进一步下降,2050年它应该小于30%,这个数据也写进了我国公布的2030年能源发展战略里。所以,煤炭还是很重要的,但它的占比和绝对量都会逐步下降。到2050年,我们能源结构的变化应该说还是很明显的,当然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需要很多好的政策来加以引导好,这是非常重要的。


政策引导得当,我国能源结构的优化就会比较有效,能源结构向绿色低碳转型,特别是向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这是中国能源革命的核心,也是我们能源供给侧改革的一个特征。



煤炭消耗总量预计2020年达峰


我国低碳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大概是这样的,2020年按照国家规划要实现非化石能源15%,我们天然气现在是百分之六点几,希望它增加到10%。所以,两个加起来低碳能源应该能占到25%。到了2030年,国家已经公布的非化石能源要超过20%,再加上天然气能到15%,这样就有35%。到2050年,低碳能源的比例会到60%的样子,这个发展趋势是我们一定要努力实现的,还要争取超过个转型的要求。


中国工程院在2011年公布了我国到2050年的能源结构变化图,显示2020年煤炭达到峰值开始下降。煤炭加上石油这两个比较高碳的能源,到2025年左右应该能够达到峰值,然后下降。这两个达到峰值下降就是我国承诺的2030年碳排放总量达到峰值的一个基础,是个前提。天然气会增加,水电、核电,还有非水可再生能源都会增加,中国的能源总量大概到2045年会饱和,也就是达到最大值。


我国碳排放总量可能提前达峰


新一代的电力系统有两个特征:第一是非化石能源电力占的比例高,特别是可再生能源;第二是集中式跟分布式相结合,要体现多种能源互补。因为有间歇式的风能、太阳能,所以必须有相应的储能系统与其相配合,再与智能的控制系统相结合,发展一个智能的能源互联网。所以,能源转型是2030年前实现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达峰的基础。现在有一些研究者认为,我国提的目标虽然是在2030年达峰,但他们认为在2025年左右达峰是可能的。


能源转型和新型发展应该说是一个长期的,也是相当艰巨和复杂的过程,但是这个方向是清晰的。因为它是国家的目标,是百姓的诉求,也是全球的大势。我们要抓住这个新常态的新机遇,实现经济、环境的双赢和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节选自杜祥琬院士1月25日在“2018中国绿色能源发展论坛”上的发言,标题为本刊所加。】


(如需要转载,请注明作者及转自《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郑挺颖

网编:吴燕芳